副刊

Interest

下一篇
上一篇

Interest﹕兩代攝影師 拍出不同風格 李家昇用相片編織故事

【明報專訊】攝影是不少男士醉心的玩意,很多人對昂貴的器材趨之若鶩,情迷程度猶如「中毒」。有人笑說器材公司的陳列室是「毒氣室」,常吸引粉絲前往「吸毒」。最近,香港Sl2蘇富比藝術空間展出著名攝影師李家昇及已故攝影師邱良的作品,縱使沒先進器材展出也吸引不少拍友參觀。李家昇走過菲林和數碼攝影的年代,他喜歡120、135片幅相機,還是數碼傻瓜相機?「世上最好的相機,就是自己手中的相機!」

紀實只是一種說法 世上沒絕對客觀

李家昇早年擔任職業攝影師,曾擁有不同類型的器材,近年有較多藝術創作,部分作品被收藏於M+當代藝術博物館。他說多年來,奢侈的器材並沒為他提升技術,而是攝影思維令自己作品的質素和意境提升。他比邱良年輕約13年,說在1980年代相識時,兩人代表兩種不同的攝影風格。「邱良的作品紀實和客觀性強,常用接近人類眼睛視覺的標準鏡頭拍攝。而我屬於新派,當年愛用廣角或長鏡營造誇張的視覺效果。」愛好攝影的人都很執著,除忠於心愛的相機品牌,有時也會看不上別人的作品。不過,李家昇和邱良深信每個年代都有精彩的東西,當年常相約飲茶互相交流心得。而是次展覽中,不難發現李家昇的街頭景象的作品也有寫實的面貌。

「紀實只是一種說法、一個名詞。」他說當攝影者擁有意念,相片便會產生主觀的信息。世上也沒絕對的客觀,除非是公路上監測汽車速度、由機器拍攝的「快相」。

隨心拍攝 最好是自己手中的相機

「我是文字人出身,愛寫文章,攝影的思維也受文字工作影響。」李家昇愛把兩幅不同的照片合併成為一幅作品,說是「用相片去編一個畫面出來。」「個別照片有如獨立的文句或詞彙,當把不同的照片放在一起,便可湊成一篇有起承轉合的故事。如此,意念便不會被單一的平面框死。」不過,他的「編輯」手法並非誇張地把照片調色,或把不同照片重組。「我把構圖、畫面相似的照片水平地並列,意思上有點似小說上、下集的延續關係。」

相機對他來說只是用來蒐集素材的工具,在事後的「編輯」工序才進行創作。除了用較大片幅的數碼相機,他也會用袋口的數碼傻瓜機,甚至用手機拍攝作品。「最好的相機,就是自己手中的相機,讓自己隨心拍攝。」

不同美學觀 靚唔靚無絕對標準

不少攝影愛好者高舉「器材先決」的旗幟。李家昇沒站在大師級的境界去否定器材的重要,反而解讀器材對攝影者的心理影響。「以前用大片幅菲林相機拍攝不容有失,每拍一張相都要很小心,會較為緊張。但當用135菲林,就可快刀斬亂麻地連橫快拍,會較輕鬆。要在變化大的環境拍攝,用手動對焦鏡頭當然較難隨心所欲了。」

他說要成為出色的攝影者,必須將攝影成為生活一部分,每天按快門。「其實靚同唔靚無絕對標準。若大家拍攝同一件東西,會因為彼此不同的美學觀而有不同看法。」他說最難是建立自己作品的獨特面貌,因為大家都用相似的器材。當一班人圍着一個模特兒拍照,大家都會爭取最佳拍攝位置,那麼是否擁有不同焦距的鏡頭,才可拍出與別不同的照片?「若想照片有特色,應先建立自己獨特的思想。如拍攝主體前有大班人圍攝,就該索性拍攝那一班人啦﹗」李家昇說攝影者要忠於自己的思想和行為。「當拍出光線不足的照片,不要想那是幅好或壞的照片,而是去想那是否你自己想要的東西。」

■李家昇作品

《從兩個逆方向相對而行》(圖)

《負像空間》(圖)

■邱良作品

《喜雨》(圖)

《媽姐(中環街市,1963)》(圖)

■香港影像˙兩代觸覺:邱良˙李家昇

日期:即日至6月25日

時間:周一至五上午10:00至晚上6:00、周六上午11:00至下午5:00、周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地點:金鐘太古廣場1座5樓香港Sl2蘇富比藝術空間

查詢:www.sothebys.com/zh

文:呂瑋宗

編輯/陳淑安

美術/劉若基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