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讀食時光:港式羅宋湯 愈紅愈滋味

【明報專訊】「誰要紅湯?」我搶着第一個舉手。「豉油西餐」的「是日餐湯」,不是「紅湯」,就是「白湯」。白湯喝下五分飽,我較喜歡開胃的紅湯。「白」的可以是「忌廉雞湯」、「粟米湯」、「周打魚湯」;但「紅」的只會是「羅宋湯」。喝碗酸甜帶辣的熱湯,吃口抹了鮮油的餐包,然後從容等候雪白的燴石斑、油滋滋的鐵板牛柳七成熟……這是屬於「豉油西餐」的美好時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