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同場加映:永遠不能明白的香港電影? 回朗天評《過春天》

【明報專訊】這個年頭,對電影的批評、解讀來得容易,但我們彷彿忘記了評論的要義——釐清好懷、判斷是非、辨別真偽。猶有甚者,更把電影的優點都曲解為缺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