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在大學教植物學:為什麼寫?

【明報專訊】有出版社希望把我專欄的文章輯印成書,於是我應邀翻看刊登過的文稿,挑選了50篇交給他們過目,經審批通過後,負責的編輯說「內容傾向人文、文化生活的一類。」我原意寫的是科普知識,偏重於植物在文化歷史上的角色,但遠攀不上人文的類別。過往多次在專家雲集的植物學學術會議上,報告有關專欄寫作的內容和角度,引起相當的興趣和討論,得到的評語是「有深度和值得回味的科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