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星期日文學‧五四.一百:世紀的文學回顧,五四運動在香港

【明報專訊】百年後回望五四,多少有點另類壓力。雖然我們常常認為,與歷史事件多了一點時間距離才能冷靜思考,然而這點距離並不代表理解歷史事件變得相對容易,甚或可以「消化」。特別是面對像「五四」這類人們急於爭奪話語權、每一放矢必有目的的歷史事件。時間和空間的推移只會使「五四」論述變得愈見龐大,愈多新添加的元素混雜其中,讓外人怎樣看都像霧裏看花。因為學術論文的關係,我曾經努力嘗試閱讀不同學科範疇的五四研究,但是,對於一個在香港讀中文系,並且才剛剛踏上文學研究之路的人如我,更是時常有瞎子摸象之感。幾經轉折之後,我還是回到了文學的角度。並非因為我不願離開安全區,而是,文學似乎仍然提供了許多歷史和政府文獻和論述所不願談論(或不輕易留紀錄)的個人情緒,提供我理解這場運動內的各種人性的猶豫、概念的懸置和態度的矛盾。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