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上一篇

未來城市:唐樓天台 風光消逝

【明報專訊】「明明記得呢度有窗。」在提倡保育深水埗青山道碩果僅存的戰前弧形轉角唐樓時,我跟友人說。因為每天走經,所以記得。生活的記憶本源自重複。友人懷疑記憶的真偽,這懷疑自當有理——記憶可不會騙人呢,日常重複而致的高度自動性,時而又將記憶消退、隱藏,甚或扭曲。但因為,記得那分明的綠窗框與白布幔確鑿的存在,更曾想願親見那寬敞巨大的窗內住着什麼人家。然後我們以照片查證。幸好還有照片,證明存在,證實溫厚的記憶無誤。現在每天走經,只見那整片凹陷的室房,唐樓顯而易見的中層,逼你凝視內裏無盡的虛空,讓人揑一把冷汗,無法長久佇足。那是,有與無的分別,此岸與彼岸的距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