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同場加映:純如白雪,糖衣毒藥——評《過春天》

【明報專訊】昏紅的燈光下,女主角和男主角耳鬢廝磨。走水貨的他們正準備幹一票大的,正互相為對方貼身縛上手機串。他們很明顯彼此喜歡,整個場景瀰漫着緊張、焦慮和壓抑的氣氛。女主角輕輕問了句:「你很喜歡鯊魚嗎?」手沒有停。男主角回了句:「你很喜歡雪嗎?」兩人必須顧左右而言他以分散心神,但那工作其實需要一定的專注;那些在對方身體要害附近游移的動作,若即若離,似近還遠。整場戲比預期中漫長,鏡頭好像捨不得離開他們。然後男主角跪下來,大抵要探手入女主角裙底在她大腿上縛手機。然後觀眾赫然發現,位置並不對,他的視線也不對,尷尬溢出了畫面,而鏡頭仍不願離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