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話題:修逃犯例 予美藉口 主動干預 借港制中

【明報專訊】毛主席說過,「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動力」。但在「逃犯」修訂條例(「送中」條例)的爭議之中,所謂人民反對修法的力量(假如我們相信民陣的說法),都只是十三萬而已。在政府眼中,連「雨傘」運動都撼動不了政府的政改方案,更何况十三萬市民?難怪特首可以一句「廢話」頂回民主派議員。因為現在的政權,連偽裝聽意見也不想。騷都費事做也。

有些人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為何特首意見如此蠻硬?當然,陰謀論四起。有在月壇南街附近食肆送外賣的朋友A說,皇上本是希望暗中處理法律堵塞漏洞,怎料執行出了狀况,現在各部門由北至南也唔想揹此黑鍋云云。在卑路乍街搵食的清潔大叔朋友B說,他在茶餐廳洗碗時聽到隔籬枱講,有某些北方派系,借此事指示下屬大煽左風,刺激民意對立,激化社會矛盾,劍指皇上云云。亦有在正義道公園負責園藝的朋友C說,他在剷草時聽到,有人其實唔想接此政治任務,但天威下達,無法推卻,唯有用當年貪曾一招「起錨」,搞到修法進程肉酸核突,甚至議會內有肢體衝突,最後法律可能因之而在立法會不被通過云云。陰謀論的東西,沒有科學基礎,聽完最多一笑置之。

印太新秩序的香港

但「送中」條例的一個意外結果,卻是讓美帝有機可乘,借此推動在港的「借港制中」的戰略目標。之前,筆者也在周四專欄多次提到美帝對港政策的演變,簡單而言,是去年十月美帝副總統彭斯針對北京提出新政策之後,今年二月,美帝駐港總領事唐偉康(肥唐)的一篇演說,以「香港在印太經濟的角色」一文,將香港納入美帝印太新秩序之內,提出影響香港經濟發展的「風險」(risk)之說,正式將香港的政治事件,列入美帝眼中,影響香港經濟角色及發展的因素,埋下了美帝主動(重要嘢講多一次,係主動)干預香港政治事務的伏線。在三月的香港政策法報告之中,美帝認為香港的自治情况,足以(sufficient)可延續《香港政策法》下給予香港的特別待遇,但自治卻有減弱(diminish)之情况,顯示在美帝眼中,香港的高度自治正在減少。這報告表面上令有關《香港政策法》的爭議,暫時結束。但就在上周五,肥唐在接受港台的訪問之中,提到假如香港與北京的區別(distinction)變得含糊(blur),以及「一國兩制」的框架變得不太清晰(less clear),那麼美帝的政策有需要作出調整(adjustment)。短短兩個月,肥唐由「風險」論轉為「調整」論,對港政策作了大幅度的調整了。

肥唐受訪時,香港正在激烈爭論「送中」條例,外國陸續表態關注有關修例,台灣陸委會堅持不會用此修例提出引渡囚犯。斯時,中美有機會和好傾好貿易「刁」,肥唐此言沒有得到太大關注。但是,到了周一,美帝總統特朗普忽然指北京反口,決定提高關稅,情况發生了新的變化,中美好大機會回到激烈的對立態勢,與此同時,香港民主派的代表卻在北美巡迴演唱 。在此背景下,美帝如何主動(講多次,係主動)利用香港民主派,借「送中」條例的缺口,以推動其「借港制中」的路線,變得十分關鍵。

翻開臉書,只要提到美帝及「送中」條例的報道,不少都有提到希望美帝出手干預的留言。在民主派的支持者當中,亦有一些KOL提到,美帝及歐盟也開聲反「送中」了,港府是不是想斷送香港的未來呢?有些支持者在臉書反覆提出,美帝要取消《香港政策法》,給予懲罰云云。換言之,民主派的支持者,有一種相當強烈的聲音,支持侵侵強力制中的操作,以及認為應該「親美」以自保的論述。

說到這裏,假如港府繼續力挺「送中」條例,並用盡各種制度的操作來打壓民主派聲音的話,在美帝近幾個月的強力主導下,未來民主派內部會出現「全面傾美反中」的爭論與拉力。

爭論的意思,在於特首以強勢逼建制派歸邊,挾着北京的支持以強力通過法例之下,香港民主派的舊招(包括網上簽名運動、包圍立法會、接力絕食、紮營集氣大會)等都沒有辦法逼到政府讓步的話,美帝就有更大的理由介入,到時候民主派內部該如何處理這些聲音呢?不要忘記,民主派對親美的傾向,確實投鼠忌器,原因有三點。第一,民主派內部有一定反對美帝霸權的左翼及行動派,如果民主派有人想親美,基於意識形態的對立,他們未必願意支持。第二,民主派還有不少人想參選,亦想借這次「送中」條例來集氣。假如在親美立場方面說得太過,會招惹DQ之嫌。第三,美帝是不是真的願意因為送中條例對北京施壓呢?老實說,即便香港強力通過「送中」條例,港府真的敢在美帝頭上動土,引渡美籍人士嗎?

民主派內傾美路線更有市場

拉力的意思,在於美帝的「統戰」方式,以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來與當地的知識界、中產精英、政客等交朋結友,再以這些精英來拉攏其他同道者支持美帝的立場,達至社會分裂為自由民主人權的進步力量vs專政獨裁壓榨人權的邪惡力量之爭(可參看現在美帝在委內瑞拉的操作)。現在美帝對港民主派的拉力,變得更有策略及主動(講多次,是主動)。過往,由於北京願意與民主派的溫和溝通路線接觸,加上美帝及外國政府絕少主動介入香港政治事務,即使有的話,也是支持及希望民主派維持與北京良好關係(在之前2014年的政改方案,各國領事在港曾經積極希望香港民主派投票支持8.31方案,英帝在這方面最積極)。但時移世易,在雨傘運動之後,北京減少與民主派的溫和力量溝通,近一兩年近乎停頓。民主派內部主張與北京溝通的聲音近乎消失。一方面,北京在民主派內部沒有着力點,另一方面美帝近期積極主動扯開民主派內部的支持民主自由人權的聲音。在此消彼長之下,美帝的拉力就會不斷扯開民主派內部的力量,令民主派的傾美路線愈來愈有市場。

究竟民主派應點樣面對美帝的拉力? 又或者筆者是否在寫政治幻想小說,吹水亂噏呢? 看官大可自行判斷。

當然,有些激進的建制聲音會認為,現在民主派已經失去了市民支持,現在對民主派施行maximum pressure,繼續拒絕與民主派來往,可以任由民主派在此拉力中不斷自我消耗,走向式微。

不過,佛誕假期裏,話唔定港府會突然放棄執著,取消「送中」條例呢?

文//王慧麟

編輯//曾祥泰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