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悼,陳先生的眼淚沒有白流

【明報專訊】我稱呼陳錦康為「陳先生」,雖然跟他通過無數次電話做過太多訪問,但其實從未好好認識陳先生這一個人。我入行做記者時,陳先生已經為工人打拼了幾十年,感覺他第一時間撲去意外現場,為工傷家屬操勞奔波是如此理所當然,根本毋須深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