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習詠春學紮作 重組舞藝記憶

【明報專訊】藝術家往往迷戀身體,舞者利用靈動的身體起舞;作家書寫身體,描寫欲望。但不加鎖舞踊館(下稱:不加鎖)的新作《身體活——序章》,兩名舞者王榮祿、陳武康卻不再專注身體技巧,反而學習了兩門全然陌生的技藝——詠春和紮作,對應多年來的習舞經驗,呈現記憶和積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