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0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專家筆陣.辣媽CEO﹕孤獨老人的悲歌

【明報專訊】最近幾篇我都講及照顧者要照顧老人家的種種壓力,還有進退兩難不知如何是好的處境。本來打算鬆一鬆,寫一些輕鬆一點的題材,但最近又發生一宗關於老人的悲慘事件,令我非常心酸,極其憤怒,實在非寫不可。

這宗觸動我神經的新聞,根據報章報道:「牛頭角花園大廈一名64歲老婦去世,其68歲黃姓丈夫伴屍約1個月後,終因為屍體腐爛傳出惡臭而驚動警方。黃男今早近6時疑因傷心過度、身體虛弱,由救護車送院治理,並涉嫌非法處理屍體被捕。」

請問大家有何感想?這對無兒無女,結婚40年的老夫妻鶼鰈情深,老妻在睡夢中突然離世,驟然失去老伴的伯伯大受打擊,是故一直伴屍。要不是因傳出惡臭驚動保安報警,恐怕後果堪虞。從新聞片段中所見,伯伯老態龍鍾像是一個80歲的老人家。有記者採訪鄰居,都說很少來往沒有什麼溝通,只知道他們兩個感情很好,形影不離。

令我最大惑不解的,是伯伯被警方以涉嫌非法處理屍體被捕,伯伯有無處理過屍體?罪從何來?雖然最終會否落案控告還是未知之數,但雪上加霜,要落口供要保釋候查,教伯伯情何以堪?叫他如何處理面對是好?

鄰居失蹤整月 無人關心?

經常出入的老夫妻突然不見蹤影,鄰居連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單位有死老鼠的臭味都置諸不理。要是大家多一點留意,多一點關心,怎麼可能拖了一個月才被發現?同樣的情况只會愈來愈多,究竟我們可以為他們做些什麼?

這些老人家不少教育水平都較低,只能從事體力勞動,收入微薄,年老體弱多病是必然。靠政府的生果金老人金,分分鐘睇醫生攞藥都未夠,即使有綜援,三餐都難繼,捉襟見肘,晚景的確淒涼。

早前電視新聞訪問一個已經72歲的廁所清潔工人,說自己有手有腳,還有工作能力的話,絕不會去攞綜援。這種骨氣,教我肅然起敬!大家同聲指摘政府及外判商無良的時候,我們又可曾為工人所受的不公平做過一些什麼?最簡單莫過於使用公廁的時候,可有瞄準一點、企理一點,可有感受過清潔工人清理,善後時候的難受?可曾有對他們說過一聲謝謝?

曾經守望相助的香港人

又到了想當年的時候。還記得我們曾經引以為榮——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香港精神嗎?以前的香港人雖然很窮,大家的日子都過得拮据艱苦,但鄰里間守望相助,互相幫忙,遠親甚至不如近鄰。今時今日,隔籬鄰舍關係冷漠,莫講大家都不知道大家姓甚名誰,眼神接觸的招呼都不會打。社會病了!香港病了!我們都病了!

各家自掃門前雪我知,靠這個政府嘥氣我更知,但事不關己,我們是否就可以安心坐視不理?人口老化是大家都要共同面對的問題,當他朝君體也相同時,當殺到埋身知道痛時,想求救已經太遲!我們誰都不可能獨善其身!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說到,一定要做到,立此存照!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文﹕張慧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0期]

相關字詞﹕獨居老人 張慧敏 辣媽 辣媽ceo 名人kol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