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Ways of Seeing:跳出日本框框 漫畫可以咁睇! 香港漫畫家×荷蘭遊戲跨界合作

【明報專訊】從前有一個小孩,他住在日本,夢想當一個漫畫家,長大後的今天,他的漫畫書出版了。

沒那麼簡單,因為這個小孩在香港出生,後來回港成長,一切變得不再順理成章。雖然也迷《ONE PIECE》、《火影忍者》,最後把柳廣成指向出書路的,卻是歐洲漫畫。他的新作改編自荷蘭遊戲公司Rusty Lake的密室逃脫遊戲Cube Escape: Paradox,翻翻舊照片看提示、拉拉抽屜找到暗藏提示的檔案、放一張幻燈片得到密碼,柳廣成的漫畫亦像遊戲,每個細節都蘊藏他說故事的奇思,背後在解的是這個謎團:除了讀者看慣看熟的日本漫畫,漫畫書還可以是什麼樣子?

漫畫跟他 這麼近 那麼遠

「我六歲左右已經幾清楚自己想做漫畫家。」一九九○年出生的柳廣成兩歲隨廚師父親到日本生活,童年時老師看見他在課室裏畫畫,讚他有潛質做畫家,同學之間都常常談漫畫,但九歲離開日本,回港定居後,「雖然在香港出生,但我很有外來人的感覺,老師說畫畫沒出息、漫畫是低俗的,令我覺得反差很大」。母親都由在日本鼓勵他畫畫,變為在香港勸他應找份政府工,最後他只得取個平衡,考進中大藝術系。

赴法漫畫節 觀摩漫畫多維度

那時,他的世界還是只有日本漫畫。直到兩年前獲香港藝術中心邀請與一眾香港漫畫家遠赴法國參加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原本正儲一筆錢到日本打滾的熱血青年,看得多每本書大小、頁數、揭法等模式相若的日本主流漫畫書,卻在法國展場這邊發現漫畫像音樂盒,用手搖搖滾軸就能轉換畫面;那邊漫畫是一本開出四疊,左右上下翻都成故事。

「好多不同玩法,不一定用對白,又不一定講很誇張扭橋的故事,可以說很平常的事,打開門坐低食餐飯,都可以說得很有趣。我很喜歡那種明明故事很樸素,卻用前所未有的方式說出來,很厲害。」他忽然看見自己面前多了一條路。

回來摸索風格,他碰上了Rusty Lake的密室逃脫系列遊戲。一個偵探在神秘房間蘇醒過來,記憶迷糊,尋找線索逃走,竟同時慢慢挖掘着潛藏在意識裏的自我,「遊戲裏很少對白,但利用玩家按掣、尋物等形式去主動發掘故事的意義,呈現出頗具體的世界觀」。他挑選了其中一個遊戲畫成十六頁漫畫,傳給這間由Robin及Maarten二人創立的遊戲公司,兩地創作人自此成為朋友,互相交流,到Rusty Lake計劃將新遊戲Cube Escape: Paradox拍成電影,便邀他合作出版同名漫畫書。

印刷解構

漫畫的普通版現時在展覽售195元,Rusty Lake初時交由英國一家公司負責印刷,誰知樣本拿上手,漫畫家只覺「要人用這個價錢買,一定好嬲」,幾度試印,雙方同樣未感滿意。書名印在書脊上對位有偏差;內容沒填滿書頁,下方出現寬闊的空位;選紙灰黃粗糙,像普通文件紙。「我們看完都覺得效果幾差,但地理差太遠,我難以監督。」於是柳廣成大膽提議,由他去找香港的「紙本分格」負責設計編輯及印刷管理,Rusty Lake 要放開控制權,「他們一開始也不放心、猶豫」,最後卻都肯定他的選擇沒錯。

黑混銀的魔力

「有些人誤會用鉛筆一定等於草稿,其實完全不是,它有其獨特質感,何謂草稿是關乎完成度的問題。」紙本分格曾在一次專訪中向記者介紹繪本《かないくん》(《金井君》,谷川俊太郎作、松本大洋繪),將銀色結合黑色油墨表現鉛筆反光的筆觸,在柳廣成的新作終於見到他們親身試驗這項秘技。

幻燈片的迷幻

遊戲其中一個解謎方法,是把幻燈片映在牆身得到提示,在書最前的襯紙部分,英國的樣本印刷簡單用上白紙,到了香港製作版本,就加入遊戲內牆紙的圖案,後面則特意加上一頁牛油紙,模仿幻燈片投射效果,覆在下一頁之上,透露兩個主要角色的真實身分。

選紙有紋有路

香港印刷結果比英國試版厚了一倍,柳廣成說選紙「決策方法很得意」,他和紙本分格原打算用與畫紙紙質相似、紋路較深的Apollo Felt,Rusty Lake卻認為紙紋較淺的Sensation較好,「他們認為如果在光線比較集中的情况下看,紙的紋路太出,會分散讀者的焦點」。最後兩方各自找朋友去問,柳廣成問遍任職的動畫公司二十多名同事,大部分人都同意採用淺紋那款,最後以此為定案。

「二○一六年我曾畫過一篇連載,風格還是比較日式,過程不是很愉快,編輯很多商業的決策令我覺得夾硬來,例如要把女主角畫到大波、好靚。最後成果也不好,既然考不考慮商業因素都未必會成功,不如循自己想探索的去做。」日本漫畫堪稱國粹,但「漫畫」不等於只有大眾熟悉的主流日本作品:

歐洲漫畫實驗:Tobias Tycho Schalken 《Balthazar》

畫面留下空間拓寬讀者想像力、試驗各種說故事手法,柳廣成說他的創作亦很受這部荷蘭藝術家的作品影響。他翻開中間一頁,小狗奔跑來找女孩,然後女孩跑走,兩個全頁細微展示兩者姿勢、大小、角度,都見動畫逐格連續的感覺。

在法國闖出名堂的日本漫畫:Eldo Yoshimizu《Ryuko》

「中國籍女子在日本做黑社會的故事,也許不對日本人口味,漫畫家在日本沒甚名氣,但這部作品在法國一出就很受歡迎,中文版快將出版,卻還未有日文版。」女角自盡前一刻,「我喜歡這頁畫出她的絕望,以撇線表達她的思緒很亂、很寂寞,這些方式都不太主流」。

本地獨立漫畫題材:Pen So《香港災難》

「它是扮一本記事簿」,翻書會發現有一張剪報、或明信片、食物包裝紙夾在裏面,這種新鮮體驗「像讀者在偷窺秘密」。柳廣成認為本地獨立漫畫大多圍繞香港題材,「我的作品未必與地域有關」。做一個「香港漫畫家」,柳廣成踏入出書的階段,吸引到英國策展人及法國出版社邀請合作,他說路是寬的,「有延伸的事發生,可繼續去畫,也有探索性質,我想這樣走下去,不一定在香港,也不一定離開」。他說現在做漫畫家的心態跟以前不同了,「以前是想擁有職業漫畫家這個名銜,靠漫畫搵食;現在是想畫有趣的漫畫,不用銷量過千萬,只想畫出這個世界沒人見過的、而且帶來啟發的作品」。

《Cube Escape: Paradox》漫畫原稿展

日期:5月4日至18日下午2:00至晚上7:00(逢周一、二休息)

地點:私畫廊(石硤尾白田街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五樓 L522)

詳情:facebook.com/zbfghk

文 // 曾曉玲

圖 // 受訪者提供、曾曉玲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