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在大學教植物學:淪落人與木棉

【明報專訊】木棉雖然已經淪落,迹近變成過街老鼠,被屋邨居民追罵喊打、被區議員追斬,但它如常豁達,不理會閒人嘲弄,仍舊堅毅不屈,挺起胸膛、昂首站立,而且沒忘初衷,一旦嗅到丁點兒春天的氣息,就自告奮勇,搶先發出紅盤報喜,為大地宣告——「春來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