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之前不識胡適

【明報專訊】起初,我本着交功課的心態去完成這份作品,從來沒有認真探究過五四是怎樣的一回事。直到我偶然看到胡適一篇演講辭〈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我才認真去思索這場學生運動的意義,並反思社會和我們自身的關係。

胡適在當時社會正直敢言,持平理性,洞悉到學生運動的利弊。他並不鼓勵學生去革命,但當國家卑劣腐敗的時候,革命運動就是學生迫不得已要肩負的責任。學生根本不必要拋下寶貴的光陰和學業去做這些事情,但出於愛國的心,他們冒着生命的危險去搞運動,為的是改變社會,改革國家。胡適不忍心學生這樣做,害怕他們落入政客的圈套,害怕他們賠上性命,換來一場空。胡適對於學生的肯定和關心,是令我最受感動的。

反思現今,作為社會的一分子,我們又有沒有肩負起社會的責任?作為大學生,又有沒有思索過自己能做些什麼事?我不是要求大學生去作前鋒搞革命,而是每個人都要清楚自己的定位,藉着自己的能力好好發揮,漸漸改善我們這個社會,這已經足夠了。有人寫文章傳遞信息,引起公眾關注;有人透過教育,改變下一代對社會的風氣;有人創作藝術品,為人文歷史留下最好的證明。這是大學生和成年人不能推卸的責任,不要妄想把這些責任推給下一代,難道要一班中學生、小學生來擔當這種苦差嗎?

當我完成這份作品後,才明白自己實在反省得太遲。現在都快要畢業了,感觸良多。適逢五四一百周年,我寄語給大學生,好好學習胡適和五四學生,不要學我一樣浪費光陰。可以的話,早一點去認識自己,了解自己的能力,好好發揮,改變社會。不要輕看自己的能力,有些事是只有你能做到的。我往後亦會緊守崗位,努力堅持創作,透過藝術讓我和社會反思更多。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