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之前不識胡適

【明報專訊】起初,我本着交功課的心態去完成這份作品,從來沒有認真探究過五四是怎樣的一回事。直到我偶然看到胡適一篇演講辭〈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我才認真去思索這場學生運動的意義,並反思社會和我們自身的關係。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