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生下半場

上一篇

快活梁心:忘了老婆叫乜名?

【明報專訊】「你看我的情况,是否已老人癡呆了?」

開啟手機,看到友人傳來的一張圖片及附註的兩句對話。圖片是一對年邁洋夫婦,坐在椅子上,神情嚴肅拉緊,眼睛空洞,呆若木雞。而附上的兩句對話,大意是:

「我問老先生:『經過95年的歲月,你一直都只喚太太為打令、甜心和愛人,究竟秘訣在哪裏?』老先生:『其實早在好幾年前,我已忘記了她的名字。但是,你知喇,我真的不敢再問起她了。』」

正準備以一個簡單的笑臉回覆之際,卻收到友人一個又長又懇切的信息:「福哥,不要笑!我發這個給你不是逗你笑。我其實是想喊!因為我發覺我的情况好不過這位老先生幾多。真怕有一天也會像他一樣,連老婆大人的名字也叫不出來。」

無記性還是認知障礙?

「兩個星期前,正當我準備上牀時,在電視無意中看到一副熟悉的面孔,明明很熟悉,卻偏偏想不起他叫什麼,真是好不忿氣!為何我會這樣?為此整晚也睡不好,無理由在唇邊的名字就是叫不出來。直至第二天睡醒後就恍然想來了——此人叫『曹達華』啊!唉,雖然你可以說這是一件小事,但是我就是對自己失望,自小已看遍曹探長及曹大俠演的戲,他的名字對我來說,應該是熟過國家主席。但是,我就是想了一整晚!」

「不過,忘了曹達華的名字並非我要發這個信息的原因,只想讓你更明瞭我的情况,真正驚慄是昨天發生的事。你知我最近搬了屋,在屋苑的多層停車場租了一個車位。前晚將車泊好,昨天一大早取車時卻嚇了一跳,因為我的車不見了,車位內空空如也!我立即走到管理處查詢,向管理員連番追問,擾嚷了半天仍不得要領,無計可施之下唯有報警。不過還未等到警察來調查,我已需要銷案了。原來我的車沒有失蹤,而是泊在另一層的同一個車位內。自己出錯還懵然不知!」

「唉,我自問向來英明,現在淪落如斯,真是欲哭無淚啊!福哥:你看我的情况,是否已患了老人癡呆症?需不需要食藥來減慢病情?我究竟要不要到診所來給你診斷一下呢?」

看罷老友這麼詳細的「病情」描述後,我第一個反應就是給他一個真正的大笑臉。想不到他也會擺出這麼大的烏龍來。以他的性格,對這烏龍事一定十分懊惱,因為他向來都自認記憶力絕佳。

記得我們一班老朋友茶敘時,大家都慨嘆年紀大了,記憶力大不如前。有人說發現自己常常在家裏走來走去,因為有時想入房拿點東西,但入房後卻忘記了究竟為何要入來,走回客廳後才想起想做什麼,結果像案件重演一樣。亦有老友分享他剛去完摩洛哥旅行,但當問及去過哪些城市時,他卻想來想去也記不起城市的名稱,卡在嘴邊說不出來。因此,在茶敘中各人也笑說:吾老矣;唯獨是我這個老朋友甚為自豪,自言可能得天獨厚,記憶力一向十分好,很少碰上大家所說的現象。相信任何人若突然發現自己擺出了這麼一個大烏龍,也會覺得十分不安。相信今次的「失魂事件」對他打擊尤其大了。

但話說回來,老友今次雖然確實失魂,但其實毋須為此這麼擔心。真正的認知障礙症患者,大多數意識不到自己有記憶力問題。雖然有些早期患者或仍有多少察覺能力,但大部分的中度及嚴重患者都不自知,甚至否認自己記性不好,完全不察覺問題所在。但是我的老友能如此詳述自己的「病情」,細節說得這樣一清二楚,不但意識到自己有健忘的現象,又能自動自覺尋求協助。看他的情况,善忘只是偶發而非持續。

不止善忘 判斷力也有誤差

除此之外,認知障礙症患者的遺忘範圍通常較大,他們的善忘不只局限於記憶的一小部分。對於曾經熟悉的人,他們不單忘記名字,甚至也弄不清關係;有嚴重患者會將女兒當作是自己的媽媽呢!認知障礙症患者還會有判斷能力的差誤。

再觀老朋友的情况,翌日已將「曹達華」這個名字想起來了,還記得起他主演過的大俠及探長角色。試問一下,如果是一個確診的認知障礙症患者又怎能有此能力呢!因此,橫看豎看,我這個老朋友都不大可能是一個認知障礙症患者。但我亦肯定的是:在踏入人生下半場時,他也無可倖免地隨着大伙兒一同老化了。

其實隨着年齡增長,身體器官當然包括大腦,都會逐漸老化。腦中負責名詞意義及名詞語音的神經連結也變得較弱。人的腦力和體力一樣,在不同的年齡層會有所差異。一個60歲的人又怎能期望自己像20多歲年輕小伙子般腦筋靈活、記憶力強呢!因此,年過半百的我們,偶爾忘東忘西是正常的老化健忘現象。只要老化健忘不是愈來愈嚴重,只要我們短暫遺忘了一些不太重要的人和事後仍能恢復過來,只要我們仍能使用合適的詞彙來表達思緒,只要我們對事物仍能掌握判斷力,只要我們的健忘不會影響日常生活,我們大可安心,坦然步入新階段,讓身心逐步適應變化。

不過怎樣也好,我知道要隨即回信息給老朋友:「老兄,你的情况我已得悉。不用擔心,一切正常。但是你最好都是與我盡快見面。雖然不用急,但是一定要快!因為我們原班人馬,一早已約好今午3時在老地方飲茶見面。大家正在等着你呢!」

作者簡介:老人科專科醫生,一直從事老年醫學及老年學研究,積極參與義務工作,從醫管局退休,仍不遺餘力推動長者健康教育及醫療服務。

文:梁萬福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