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7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媽媽維特:顛倒與直面

【明報專訊】早些天,我突然想起哥哥初生後的一個畫面。因為分娩時間太長,讓胎糞進了他的氣管,出生後無法呼吸哭喊,是在深切治療病房撿回一命的。而我想起的畫面,是產後首次探望他的一刻——看着小小的他躺在氧氣箱內,我竟不能自己地爆笑,還取笑他身上插滿各式導線幼管的「怪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