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物

下一篇
上一篇

譚可富脫下金融才俊戰袍 設計藍調喇叭 享受貼地生活

【明報專訊】聽5小時音樂,每天對着自己設計、獲音色發明專利的藍調喇叭高手,他的耳朵會否天賦異稟,比常人更大?都沒有啦!譚可富,專門鑽研藍調喇叭,他的耳朵只是連着沉迷藍調的靈魂,他的「異稟」則是活得不耐煩,10年前放下金融才俊生活回家埋首設計做電車男。他說:「貼地生活,更快樂和滿足;回望過去,只是一種浮誇的日子。我建議大家,人生應要轉下工,昇華自己的看法,勇往直前。」

坐在銅鑼灣一個co-working space(共用工作空間)接受訪問的譚可富(Tony),離開職場多年仍穿著正裝,他說,過去10年雖然全情投入鑽研喇叭,但也有做兼職。「主要是想keep me on the ground ,能和人接觸,日常和人談話。」他做過巴士通宵清潔工,做過高球場除草散工;但他明明大學念經濟,明明是具20年經驗的資深金融才俊,任職首席運營官。你問點解?他的家人也問點解……

是否因為壓力爆煲?「我負責借錢給人的,個個見到我都好歡迎!只是,我覺得那是很浮誇的日子,不是真正的生活。在酒店吃一頓飯,見到誰,揮一揮手,人家已替你埋了單。」很多事,不是說說就明白,卻都在走過的路裏。

這co-working space並非Tony的工作室,而是他的建築師朋友的,他們合作「藍調音頻」,正在與美國一間博物館談收藏NX系列喇叭。記者也是搞了很久才明白「藍調音頻」原來不是他的專利喇叭名稱,而是他創立的喇叭品牌名字,而圓盤喇叭叫NX系列,分大中小,音色是由藍調滑棒結他(Blue Resonator Guitar)演化而來,能欣賞到滑棒結他滑過的餘韻。

曾是Hi-Fi發燒友 崇尚自然音樂

這個藍調喇叭高手,在電郵中自稱電車男,隱蔽在家中鑽研喇叭,記者初見他時,感覺就如帶點社交障礙的毒男,問三句回一句,但當warm up後,他就輕鬆得不問也答:「是的,我是有點內向。」電車男說:「這個藍調喇叭,我覺得若不是發燒友,一個就夠聽了,因為圓盤是全頻喇叭,底座(腳)內置低頻單元以及減震,一個喇叭更簡單更美。」問他這個喇叭加了什麼東西,為何特別適合聽藍調,他含蓄笑笑:「相反啊!我是盡量放少一些東西進喇叭,令音樂自然一點,減少重bass。」

他曾經也是Hi-Fi發燒友,曾為一條線在屋裏東踱西踱。「現在我已不再是發燒友了,是忠實地還原音樂原音效果,這才是High Fidelity(Hi-Fi)本意。聽音樂有時用手機聽也可以,不如留些時間了解音樂吧!」

過去10年,Tony的工作室就是屋企,太太為此頗有微言,「我和太太沒有兒女,但也打擾屋企,整天搬一嚿二嚿東西回家,塞住屋企。喇叭試過做木的,又試過金屬,弄得家裏很多東西。」試過從外國攬着喇叭材料過香港海關,被海關扣留,因為材料似炮彈!說到這裏,他停止數算數不清的困難,反而笑說:「都已過去了,我選擇快樂。」試驗到第7年才成功,喇叭的材料主要是鋁,「第一個NX-1是玻璃纖維,接着再設計了NX-2/NX-3則是全鋁。這個圓盤是令聲音擴散,產生共振,這是我的專利設計『共振圓盤』,在聲學設計上是一個突破!可以聽到自然的共鳴音色(timbre)和微妙的自然物理迴音(reverb)。」

Tony說:「我真的是完全自學的電車男,曾投入不少資金做很多手板(prototype),也上網參考美國得獎喇叭的資料。」那他現在是否宅男出關?「我有去買餸煮飯的,我喜歡貼地的民間生活。意大利人有句話很好:每天都要用手搓麵糰做意大利粉,用手用心去感受生活。」

共振圓盤專利設計 屢獲大獎

他也是用雙手全手工做出這藍調喇叭,原來一切源自大學時代迷上藍調。「我父母和親友,都是比較着重打份好工搵到錢,我去加拿大讀書那年代(1980年代), 很自然就讀經濟,畢業進入金融業,成長沒有什麼掙扎和迷惘,一切順理成章,不過我記得中學時代我曾經夢想做出自己喜愛的喇叭。」他的藍調初體驗,是在大學一年級,一開始就聽到藍調大師Muddy Waters的live,還有爵士樂大師Miles Davis。

當年他的大學常有黑人live音樂會,外國同學特別吩咐:「聽藍調,記住看黑人的表情,看他們全情投入的樣子;你還要聽每粒音符的發揮,會聽到他們加入了變化!」從此他比誰都更迷藍調,看着黑人瞇着眼睛唱,看着他們臉上流着汗水唱。「我很觸動,感到音樂很燦爛,就如人生的變化。」大學畢業後,他順理成章進入金融業,只是藍調音樂仍然相伴隨。藍調的滄桑感,唱出黑人在棉花田上走過的路,正如許多人走過的路。從草根藍調、民謠藍調,到爵士藍調,到學彈奏藍調滑棒結他,他想了解發聲原理:「其實是金屬物質共鳴,共振把餘音延長,發揮藍調滑棒音質,體現獨特魅力。」他說着,拿出兩個銅鈴,碰了一下,鈴分開了,但餘韻在空中:「聽到嗎,耳朵能聽到這種純粹的聲音在空氣中迴盪……」

10年前,他覺得是時候脫下金融才俊的戰袍,重拾他對創作喇叭的熱愛。戰袍?是,在香港做金融,日子變得披荊斬棘:「行業中愈來愈多大陸來的富二代、軍二代、官二代,他們的人脈關係好得很,總是拿到大生意。我覺得愈來愈無癮,只取得很小的交易。」 意興闌珊,不如歸故里,去做自己醉心的事情。

他的第一個設計NX-1於2015年贏得Perspective Magazine舉辦的年度設計大獎A&D Trophy Awards,接着多個獎項陸續來。電車男最近也踩界,活動愈來愈多,其中一個是參加「設計列陣」去年12月在會展的DesignInspire展,他與新晉設計師和設計學院學生玩crossover,讓學生在NX系列的喇叭圓板上玩設計。「學生很有創意,也讓我接觸青春氣息,有學生用樹枝來玩,有人玩graphic。」透過喇叭,Tony接觸到更多的人和不同的聲音,但他就是個言簡的電車男:「現在的我,基本上是個快樂的人,每個人都要經歷一個階段,才可以走到更高境界,我真想跟大家說,建議你們去轉下行,會把你的人生觀改寫。雖然生命什麼時候都有憂慮,但現在的我,生活有目標;過去的開心不開心,忘記吧,我選擇快樂和自在。」

■給香港的話

「給香港的話?不敢當!只希望這個設計板塊能給香港人新動力!或許做事就是要有種『勇往直前、堅忍不拔』的心態。建議大家可以轉下工,會有不同眼界和視野。」

■Profile

譚可富(Tony)

藝術家、藍調喇叭設計師。曾為金融業首席運營官。在美日及香港等跨國金融機構工作20 年。在加拿大的大學念經濟時迷上藍調。10年前辭去高薪厚職,以香港為基地,希望設計外表人性化、音色演化自藍調滑棒結他(Blue Resonator Guitar,一種鋼線結他,樂手常會穿上指套彈奏)的喇叭。2015年創立藍調音頻品牌,推出首個藍調喇叭系列NX-1,獲Perspective Magazine年度設計大獎A&D Trophy Awards,後來再獲CoBo: A Revolutionary Art Statement及環球設計大獎等多個獎項。最近與「京都引箔工藝」(Hikibaku Art,日本傳統編織工藝,在和紙上鋪上金箔銀箔等材料,切成細線)合作,做出「引箔」面板藍調喇叭,又與香港工業總會轄下香港設計委員會舉辦的「設計列陣」合作,與本地設計新鮮人及六大設計院校學生,合作為藍調喇叭圓盤玩crossover。自稱電車男,主要興趣和時間都在設計音響、聽音樂及享受買餸煮飯。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