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向佔中三子取的六個字

【明報專訊】我知道這是香港人的歷史時刻,2019年4月9日早上8時多我趕到西九龍法院,我見到陳日君樞機在人群中,三樓大堂已排滿了人。8:59陳健民和其他被告入庭,群眾拍起手來,他們沿路和支持者握手,我旁邊有個老人握住陳健民的手不放,他借我的筆請陳健民寫下他的電話號碼,我就順勢請陳先生在我的筆記簿寫上「民主」二字。「民主」二字是當時自動浮現,我沒有思考和計算。他寫得剛勁有力,筆畫流暢。「主」字有一點燭光,蠟燭像纏在荊棘之中;「民」字像一雙大步行上斜坡的腳,反轉看是一隻白紙鶴。這都是我的投射。

判決後休庭,朱耀明牧師在大堂和群眾談話,我趁他一個人時請他幫我在簿上寫了「公義」二字,這次我是有思考過的,因為「公義」是神對人的首要要求。他在我的簿上轉了幾下,「公義」兩個字就像圖畫刻了下來,我用掃描器1200dpi把字放大,看見「公」字左撇像一個人手中拿着食物去餵養一隻把頸伸過來的動物(右捺),而下半部是另一隻在休息的馬匹;「義」字像一重又一重的高山,在第二座山腰豎立了一個十架,十架又是一個雨傘的符號。當然這也是我的投射。後來朱牧師在他的陳情書宣講中,引用了《聖經》(彌迦書6:8)作結,呼籲世人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主同行」。他們步出法庭大門,頭上像帶有榮光,群眾不停歡呼:「公民抗命,無畏無懼」,「我係香港人,我要真普選」。歷時約10分鐘。

最後,我想請戴耀廷幫我在筆記簿寫上「自由」二字,但我要等他得到真正的自由時寫上,才有意義。

創作//白雙全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