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向佔中三子取的六個字

【明報專訊】我知道這是香港人的歷史時刻,2019年4月9日早上8時多我趕到西九龍法院,我見到陳日君樞機在人群中,三樓大堂已排滿了人。8:59陳健民和其他被告入庭,群眾拍起手來,他們沿路和支持者握手,我旁邊有個老人握住陳健民的手不放,他借我的筆請陳健民寫下他的電話號碼,我就順勢請陳先生在我的筆記簿寫上「民主」二字。「民主」二字是當時自動浮現,我沒有思考和計算。他寫得剛勁有力,筆畫流暢。「主」字有一點燭光,蠟燭像纏在荊棘之中;「民」字像一雙大步行上斜坡的腳,反轉看是一隻白紙鶴。這都是我的投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