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6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音樂起跑線﹕我們的烏托邦

【明報專訊】最近看到一些學校老師有不如意事,用自毁來泄憤,校長更要到精神病院治療,不禁嘆氣和失望。如果香港的教育工作者也亂作一團,決策者又未能作出補救和變動,受害者一定是我們的小朋友。

現在地方已經很少,人又多,我們可否參考一下其他國家的政策?就算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未能在這一刻實現,但也總好過沉默下去,不作任何改變。

我看了一套紀錄片,講述德國包浩斯主義(Bauhaus,不要誤會是時裝品牌),它的概念是由人出發來配合環境,把大自然和建築、藝術和人民連繫起來,當中要實用和工整。以前很多東德的建築物都充滿包浩斯色彩,在德國,你也許會看到以紅、藍、白、黑和黃拼出來的圖案設計,佈滿整棟建築物或商品,這些顏色都是包浩斯的獨特風格。

包浩斯主義 連繫人與大自然

紀錄片裏印象最深刻,是說其中一所學校沒有課室,只用活動室和用顏色來區分不同年級和需要。例如學校正中間是一座很大和多層的梯級,油漆是深藍色,學生稱之為「藍山」,那裏會有不同年級的學生聚集,一起學習一起玩耍,也是老師和學生的相聚地方。在「藍山」內裏卻有一個深紅色的小空間,長長的椅子頭上吊着整齊的讀書燈,每個人都在那裏安靜地看書和自修,與山外的氣氛截然不同。

學生沒有功課,他們的「功課」是根據老師給予的指引和說解去完成,當中要幾個同學一起去蒐集資料、去記錄和實踐,當中有困難或不妥協時才找老師,但老師也不是每次都幫學生解決,因為功課始終也是寫上學生的名字。

校長:畢業生找工作該自己作主

最令我深刻是校長的幾句說話:「我們不會為畢業生提供任何關於就業機會或工作崗位的資訊,也不為他們找工作而給予任何意見,只會在他們仍然是學生的時候照顧他們,幾年的教育就是要他們了解自己和關心四周發生的事,離開學校時,他們每一個人已經非常清楚知道自己的長處和弱點,加上他們一直接收世界不同的資訊,一直觀察世界大事,找工作是他們應該為自己作主的事,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

我們的下一代什麼時候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烏托邦?

作者簡介﹕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

文﹕龐倩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6期]

相關字詞﹕教師自殺 包浩斯 音樂起跑線 龐倩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