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評影習寫:社會現實.社會實驗:略談紀實電影

【明報專訊】原來用恐怖類型片作社會評論是新鮮事,西方世界的評論有時讓我比看電影本身更驚訝。如果這套不是美國電影,它就是一套有點企圖去經營政治隱喻、表現中規中矩的類型電影,但因為大家似乎覺得美國的種族議題才算是種族議題,所以那些在東亞、歐洲類型片早玩得出神入化的社會身分焦慮、中產家庭危機,貼個「美國製造」標籤大家好像便覺得很耳目一新,很需要好好拆解那些「層次很複雜」的政治隱喻似的。當中反映的似乎不是影片質素本身而是美國(主流)影壇和評論界有多呆滯和自滿。開首偌大的「Us」、影子版的女主角說「我們是美國人」,好像是第一世界終於發現了國族寓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