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周日話題:最終,商界議員也會含淚……

【明報專訊】近日探病,頻頻進出醫院,身心俱疲,未克回家吃飯,唯有到茶餐廳醫肚。一晚,鄰座八人,老而彌堅,高談闊論,暢論如何用兩蚊乘巴士往欣澳,再轉港珠澳巴士前赴珠海一帶,再以一蚊人仔搭公交盡覽風景,最後經澳門乘船回港,或坐高鐵往西九回家。我好奇,立即上網查之,究竟該位老人如何在珠海乘高鐵到西九,莫非他先由珠海去深圳北,又或者先往廣州再轉高鐵?

Any肥,眾老口水橫飛之際,一老曰:「虎門嗰間酒店,唔錯㗎……退休之後,我話過我想住勻全中國五百幾間酒店!嘩~橫店你知唔知響邊呀?嗰度啲酒店,真係好玩。」說罷八老大笑,幾乎連電視機之聲浪也掩過。電視機上的新聞,正播着一班民主派議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或曰「送中」條例。

好多中坑去遊行 青年唔多見

我的中產朋友,近幾年絕迹民主派示威。「送中」條例一出,終於也頂唔順上街去。一萬多人,而已。問:「阿哥,你都知上街冇用,點解去呀?」答曰﹕「呢幾年冇去示威,但今次真係忍唔住。呢位好打得,咁都得嘅?」示威後,中產朋友WhatsApp曰:「點解今次示威,好多與我同年的中坑出現,青年唔多見?」

我都唔識答。

民主派的支持者,自然反對「送中」條例。此法之惡,不單嚴重損害人權以及自由,更是隨時可以羅織罪名,把港人置於異處險地受審。至於什麼法庭把關云云,老老實實,香港打官司很便宜嗎?不用錢的嗎?大律師不用吃飯,律師個個公義上身不收費嗎?市民上訴至終審法院要花多少訟費?即使被屈之市民最終打贏官司,不用引渡,隨時已經傾家蕩產。有些亞洲普通法司法區之領導人,最擅長利用司法打擊政敵異己,即使該名被屈者僥倖打贏官司,已經輸了身家兼破產,無法參選。

但除了民主派鐵票選民必然反對外,大部分市民對「送中」條例反應,可從三方面視之。平民者,如上述之八老,暢遊大江南北,一早已融入北方之生活,說的是如何在北方大國用盡一蚊人仔搭勻深圳公交,哪裏有超平又好吃的自助餐(之後他們談的是誰跟誰去私家醫院用醫療券照PAT CT)。可能他們最大的違法行為,就是過馬路不守規矩,又或者用一蚊人仔搭公交(嚴格來說,深圳的老人乘車優惠不包括65歲以上的港澳居民)。「送中」條例中之37項嚴重罪行,基本上不會涵蓋這些罪行。

平民早內化北方生活方式

又平民者,如常跑港中兩地之一般打工仔,其實早就將北方工作及生活方式,內化了,成為北方求生術的一部分。因為這些打工仔,為了每天能夠來往兩地搵食,已經知道千萬不能在北方犯法,而且即使有時候為了工作,要做一些「犯法」勾當,例如在上面銀行拿多三四萬元人仔回港找換,又例如在華強北路買一堆國產手機去旺角一些商場出售(嚴格來說要報關),也是北方生活的必要組成部分,與「送中」條例中之37項嚴重罪行,可謂掛不上邊。

於是,最怕「送中」條例的,就是「中環價值坑」,簡稱中坑,即是一大堆擁抱中環價值的商界及中產專業人士。商界的焦慮,此處不贅。但其他一大班一直以來協助商人在北方搵食的中坑,陪老細花天酒地,幫老細整靚盤數,搞掂老細種種工程手尾之中產專業人士,卻應是最受打擊。因為只要「送中」一過,他們過往協助老細在北方搞定之事迹,隨時會被秋後算帳。這把「送中」刀,隨時會劈到他們不似人形。只要日後北方大國,要求引渡某位香港專業人士,說其在北方大國犯下性罪行,甚至有視頻拍下其陪老細花天酒地的細節,這位專業人士隨時搞到身敗名裂,妻離子散。即使這位專業人士喊冤,甚至奇蹟地打甩官司,但他之後如何在港搵食呢?所以,我好理解為何中產朋友要上街示威,因為「送中」條例直接劈向他們的朋友頭上。

一個現實:反中更仇富

問題是,為何青年不以為然呢?本周初,當商人大劉申請司法覆核的新聞在面書出現後,我察覺不少留言,並非支持商人的決定,而是說「終於有今日」、「抵死」等,而居然不是齊齊聲討「送中」條例。這些青年及庶民之「非理性」反應,可能是商人意料之外,但就反映了一個現實:就是人們反中更仇富。過往幾十年,香港商人可謂吃盡中港貿易的紅利,充分利用中國改革開放之需要,在強國不斷累積經濟及政治資本,在強國巧取豪取,拿盡經濟利益,賺盡政治好處又做人大政協,回到香港就享受兩制紅利,炒樓炒股,更大言炎炎教訓、調侃、恥笑、嘲弄香港青年之理想,日日在港大談愛國愛港之道,批評青年沒有獅子山精神,不敢吃苦,不敢北上搵食云云。現在北京的一把利刀,就正正劈向這班香港商人,青年額手稱慶也來不及。更何况,假如青年回復五年前之豪情,以「雨傘運動」之最高力度,真的成功迫使政府收回「送中」條例,你覺得香港商人會感謝及歌頌香港青年,以至忽發善心減價賣樓送洋房送獎學金加人工加bonus反對填海以至幫忙爭取雙普選嗎?

有人會說:喂!現在一國兩制已危在旦夕,今日這把刀指向市民?Well, come on James,香港常跑中港兩地的打工仔,早已內化了北方大國的生活方式,不敢犯大罪自我修正安分守己。剛才的茶餐廳八老,周周暢遊大灣區,覺得這些說法都是黃絲廢青政棍的恐嚇之言。至於什麼「送中」條例會嚇跑外資云云,簡直笑死人,按此邏輯,全中國的外資早就跑光光,柬埔寨及越南的起碼有一半外資會撤走,緬甸的外資公司早應聞風先遁?「送中」條例通過後,外資在港只會因應本地之政經風險而調整策略及人員配置,又為何要撤走呢?

美帝為何要幫你?

現在香港商人心急了。但香港商界近三四十年,享受了中國開放改革之紅利,肥到襪都穿不下,早已失去了四十年前打敗英資之意志力、魄力以及政治力,相信他們的代議士,最終都會在北京及西環的雙壓力下,「含淚」通過一個「自劈」的「送中」條例,自己把刀架在斷頭台上。至於中坑朋友,你們的專業功能組界代表,大部分已是紅色天下。你們就要靠自己的力量,逼你們的代議士,在議會上投票說不。不過,你都知好難,係咪?看着你們界別的議員在議會含淚投票支持「送中」,相信也很難受,對吧?至於有一些民主派支持者說,美帝一定會在最後關頭出手反對,逼好打得收回條例,我只會說:美帝跟香港人好熟、好好朋友嗎?美帝為何要幫你?

文//王慧麟

編輯//馮少榮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