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Interest

下一篇
上一篇

Interest﹕潮流藝術家KAWS紅足20年 挑戰當飯食 繼續玩過界

【明報專訊】藝術家KAWS的巨型作品Companion浮到維港的那個下午,擠得像罐頭沙甸的記者們邊忙着拍照,邊異口同聲說:「如果現在能像它一樣,躺在水上,就好了。」這樣看來,作品的意念傳達得非常成功:望天發呆、動也不動地放鬆,看幾眼就令人感同身受。KAWS自言是樂於輕鬆的人。20多年的藝術生涯,玩轉不同媒介,這位潮流藝術巨匠豪言:「許多具挑戰性的事都很簡單。」輕鬆而不輕浮,食生菜般迎接挑戰,事事緊張的香港人,似乎要向他多多學習。

灰白色Companion躺臥維港那8天,搶盡風頭,相信各位對這充氣巨物的卧姿不會陌生。身長37米的它,在眾多「XX眼」的師兄弟中以體型稱霸。作為KAWS創作生涯中最大型的作品,其氣勢並不輸於6年前同樣由策展單位AllRightsReserved牽線於維港展出的黃鴨。

香港人不妨鬆一鬆

原名為Brian Donnelly的KAWS,已是第二次於香港辦展覽。他寄語港人鬆一鬆,「我想做一件輕鬆、讓人抽時間放空一下的作品。香港人如此忙碌,躺在海上望向天際的姿態,非常合適」。這趟KAWS: HOLIDAY旅程,正正呼應着香港地的緊張節奏。

浮游海面的Companion,姿態的確輕鬆,但背後操作其實相當繁複,需花1小時充氣,更要用到450噸的吊車,把40噸重的浮台及約2噸重的Companion從青衣運到維港。對策展人林樹鑫(SK)來說難度不低,「維港有一定浪花,海事工程是困難的。而且die-cut形狀(多邊形裁切)的作品單是吹氣,便與普通的吹氣球不同,需顧及的地方複雜得多」。

KAWS在逾廿載的藝術生涯中,倒是早就習慣披荊斬棘,不然問到他是次作品有何挑戰時,也不會交出「老實說,許多具挑戰性的事對我而言,都很簡單」的從容回答。事實上,銅、木、鋁、鮮花、玻璃纖維,KAWS都曾用來做雕塑,其他的crossover,更涉獵了波鞋、滑板、專輯封面、牛仔褲、VR視像等領域。由平面到立體,實物到虛擬實境,什麼媒介和載體都難不倒KAWS。

難得的是,猶如孫悟空拔毛一吹,生出無數形態相似但技藝不一的小猴孫,KAWS橫掃全球的作品,大多數都是基於Companion原型而創作的變奏。以一個公仔縱橫藝圈,在高端藝術商品界及平民化市場都分一杯羹,KAWS絕對是稀有案例。去年一幅海綿寶寶畫作以103萬英鎊(約1060萬港元)的高價拍賣,同期的Uniqlo聯乘T恤,卻是100港元就有交易。價格兩極的作品,KAWS視為接觸不同人的橋樑,「便宜不代表low-end(低端),我正正喜歡以各種作品傳播不同的價值」。

游走高端與大眾 「便宜≠low-end」

與其說以各種姿態反映人類情感的Companion,飾演廣大粉絲的友伴,倒不如說,它是貫穿KAWS藝術生涯的同行者。就連KAWS也直言,「我沒想過這會是20年後我還在着手做的東西」。1990年代,KAWS成名於紐約街頭時,他在廣告板上大肆塗鴉的就是Companion的「前身」Bendy,同樣有雙XX眼,但未有人身,只有蛇尾。1999年,Companion系列公仔正式推出。限量500個,身價高達2000美元,不止是短期熱話,更掀起了至今20年的潮流。

雖然巨形Companion已撤離維港,但位於PMQ元創坊的「KAWS: ALONG THE WAY」展覽,仍如火如荼進行中。當中可找到KAWS共37件精選作品,位於中庭的5.5米高雕塑Along The Way夠巨型,並肩的一對Companion夠標誌性,還有米芝連般的Chum、像粉紅兔子的Accom-Plice,以及最近以You為題的角色展出,大家可對KAWS的作品來一次深入回顧。

■KAWS:ALONG THE WAY

日期:即日至4月14日

地址:中環鴨巴甸街35號PMQ元創方

費用:免費入場

文:宋霖鈴

編輯/王翠麗

美術/謝偉豪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