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物

下一篇
上一篇

吳芷晴非「讀書唔成才入行」 少女特技人隨心闖夢工場

【明報專訊】滂沱大雨下,約了香港電影行內最年輕的特技人吳芷晴見面。

大家對於女特技人有什麼想像呢?會是短髮加男性化打扮?下雨天仍會穿運動背心展示苦練出來的肌肉嗎?因為這些想像,我站在相約地方等候了數分鐘,才跟身旁站了好一會、穿運動裝束馬尾,一副中學女生模樣的吳芷晴相認。

動作特技演員(或稱「特技人」)的工作,就是兼任「武師」與「替身」。香港電影中少不了「特技人」的演出,而觀眾往往難以看見他們的「真面目」。莫說何以吳芷晴能當上少女特技人,即使是一個身手了得的成年人,到底是如何加入「特技人」行列呢?答案是多多少少也靠一點際遇。

母親鼓勵 15歲讀訓練班

現年19歲的吳芷晴是在很多機緣巧合下成為行內年紀最小的女特技人。2015年,芷晴母親在網上看到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公會開辦的訓練班招生,便着女兒參加。其實公會對上一次開辦訓練班,已是10年前。芷晴起初對此興趣不大,「訓練班明明寫着招收18至30歲學員,當時我還推說未夠年齡不想參加」。不過媽媽沒理她反對,還是替15歲、「有體操底」的女兒報名,而會方又肯接受她的申請,讓她加入訓練班。不過,作為最年輕女特技人的起點,還是由於吳太有一個「太活躍」的女兒。

芷晴從小開始,媽媽就讓她學跳舞、跆拳道及體操等活動。「其實我算是『半退役』的體操運動員,小時候曾在體操總會的精英班受訓,自己會到不同的體操會,甚至返內地操練。」她已考了體操教練試,只消完成實習時數,便可成為「正牌體操教練」;至於跆拳道,她現在是黑帶三段!從小就參加這麼多運動訓練班,難道吳太是望女成才的「虎媽」?「其實是因為我小時確診有ADHD(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症),可說是精力無限!上課坐不定,難以集中精神,所以媽媽帶我參加好多活動,5歲開始學跆拳道,還有芭蕾舞、體操等……」原來是媽媽替女兒釋放過度精力的苦心。而她的確有運動天分,媽媽鼓勵她去學不同的運動,不是為了「考好學校」,只望她在運動中學會「堅持」,「她希望我找到自己興趣的話就要『堅持』,做人做事最重要的還是『堅持』」。現在工作不定時,已沒能像學生時期般定時操練,不過她仍堅持每星期至少練一次體操,學習一些新技巧,以保持自己的基本功與體能。

那個「十年一遇」的動作特技演員訓練班,即使「未夠秤」,也給芷晴遇上了。到底訓練班有什麼地獄式的訓練?「當中是一些武打技巧,如何做反應、揸槍姿勢的訓練,當然還有如何保護自己人身安全的知識。」芷晴在班中還學習過如何「碌樓梯」——從一層樓高的樓梯碌到地面!身手差一點都難以應付,「我是班內最小的學員,不過成績也不俗」。

首開工「打空翻」 差點跌落街

參加完特技人訓練班,當時是中四的她,對於入行還未很感興趣。不過訓練班確實帶給她第一次返工的機會,「第一次開工是去『打(空)翻』,要在一個大約3呎闊的露台打翻,有跌落街的危險。而我真的差點就跌下去!因為是第一次,心情真的很緊張,但入過片場開工後,就深深喜歡這份工作,希望以後可以做特技人」。夢工場果然有其吸引力。15歲的她,是由媽媽陪同及簽字下開工。「即好似那些童星一樣。」她笑說。那次是替電影《我要發達》中的姜麗文(秦沛之女)當替身。兩年後,考過DSE,她就全職投入特技人行列:「每次開工我都當成一個挑戰,即使動作可能大同小異,因為每次的場景、劇情都不同,所以現在開工仍會覺得緊張,但往好處想就是能保持着對工作的熱情。」

若從訓練班起計,芷晴從事動作特技行業已有3年。她明白女特技人在行業中的限制:「始終有『性別定型』在當中吧。行業中多數是男性,因為男特技人擁有較多拍攝機會——始終男的可以當女演員的替身;但相反女特技人就難以反串,至少我未見過。簡單來說,男扮女可以戴假髮,但女扮男的話,有幾多女仔可以特登去『剷青』來反串?所以我覺得女性在這一行較『蝕底』……而且我較年輕和矮小,現在的女演員都屬高瘦類型的,武指、導演亦未必覺得我適合當替身,所以我算是少工開的啦。」不過她也沒有因為天生的限制而輕易卻步,「算啦,反正是自己的興趣,仍會盡力做」。

與演員各擅勝場 沒誰較優勝

動作特技演員,有時是演員替身,有時或許會在電影中有0.5秒的過場,其實有沒有想過當正式的演員?「以前也這樣想過。現在則覺得,其實沒有誰比誰優勝,始終我們是在做演員做不到的演出。當然演員做到的,我們也未必做到,就是這樣。」現在的她,反而希望有機會可以學習剪片或動作設計。

她大概生來就注定不屬於在班房內坐定定學習的「好學生」,但這無礙她學習課堂以外更精彩的知識與技能。問她從事特技人,除了自己平日鍛煉體能,公會還有沒有其他在職課程讓他們進修?「其實無㗎,還要靠自己認識一些行內朋友、資深前輩,他們都懂得很多我不認識的東西,那就叫他們教我吧!近來我跟一名資深的年輕動作演員,學一些電影動作,如何做反應呀,如何揸槍呀。我也可以和他們一起練『打空翻』!」正是互相砥礪切磋。

也許一般人還是會覺得「係咪讀書唔成才入行做特技」?其實她中學畢業於地區有名的女校,DSE成績17分,也不算「零機會」升學吧。只是她較同齡的人,更清晰要走怎樣的路。「同學都說我很勇敢。現時我在行內算小,有時做錯事都會得到原諒(笑);可惜的是中學同學多數去了升學,在行內甚少機會認識到同齡的朋友。」那是當然的,每年會考或DSE,坐擁幾多A幾多5**的「狀元」總有十個八個;但同齡的特技人還只有她一人。「媽媽也說:『其實不用別人怎樣我又要怎樣,自己跟着自己的心去走,自己想怎樣就怎樣。』」隨心而行的勇氣,來自天分,來自自信,也來自懂得愛她的父母——大概這就是年輕特技人的起點。

■給香港的話

「作為香港人,深深感受到在這裏生活的壓力很大,也受很多束縛,如教育制度、要搵食、要買樓等。讀書時有老師就對我們說『讀不成大學的,就是唔成功嘅人』。我對這個說法很反感。香港人可以給自己多一點自由:搵錢是需要,但不需要完全放棄自己的興趣。」

■Profile

吳芷晴

2000年出生。從小學習芭蕾、體操、跆拳道等。15歲時,因緣際會加上母親的「強烈鼓勵」下,參加了香港動作特技演員公會的訓練課程,自此踏上動作特技演員之路。去年中學畢業後,全職投身「特技人」行列。入行3年,參與的影視作品十多部,如《我要發達》、《擊鬥女神》及《恭喜八婆》等。

文:蔡琇莹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