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Ways of Seeing:抓拍大師Willy Ronis 定格巴黎街頭瞬間

【明報專訊】二○○九年,時任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在攝影大師Willy Ronis(一九一○至二○○九)的悼詞中,讚揚Willy是人文主義攝影界的中心人物,亦是「(展現)戰後社會抱負的編年史家和生活簡單快樂的詩人」。在一九三六年巴士底日(又稱法國國慶日),Willy拍下坐在父親肩上遊行的戴弗里吉亞帽子女孩,獲雜誌Regards刊出,自此開展他逾六十年的攝影生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記錄一段段巴黎戀人、小孩與工人的日常,以捕捉人們恬靜生活中的雋永片刻為樂。

我的構圖特別擁有對立味道。我的許多照片都是從上面拍攝的,無論是向下還是向上看,一張圖像中有三個平面,就像賦格(fugue,複音音樂的創作形式)中的三種不同旋律一樣,它們共同構成了作品的結構與和諧。—— Willy Ronis

子承父業 放下樂器拿起相機

香港五月底將舉行Willy攝影展,展出逾一百張黑白相片,包括一些刊載他照片的雜誌或書籍。展覽委員Matthieu Rivallin接受訪問時說:「我在Willy生命中最後的五年認識他,他去到晚年仍然在拍照,他很想一直拍下去,亦嘗試拍攝彩色照片,但從未公開。」可是到了二○○一年,Willy因為行動不便,必須以助行架協助步行,令他不得不放下相機,「因為他不能容忍自己的照片因為搖晃而模糊」。

Willy自小學習小提琴,小時候的夢想是做作曲家。他生於巴黎,父親是攝影師,母親是鋼琴教師。記者以為他生於中產之家,Matthieu卻澄清Willy生於工人階級,因為他的父母是從東歐移民到法國的猶太人。一九三二年,他服完兵役後因為父親患上癌症,不得不放棄小提琴,接手父親的照相館生意。後來,父親逝世加上生意不濟,Willy結束生意並成為獨立攝影記者。Matthieu說:「其他攝影師或許以成名為目標,Willy則一心想要攝影與其他藝術齊名,受人重視。」

攝影是情感。——Willy Ronis

信奉共產主義 相機記錄工人辛勞

「他的照片雖然笑容處處可見,但我不肯定他是不是一個快樂的人,因為他極關注社會中的弱勢群體,他對於不穩定的職業,以及社會環境中日常的鬥爭極為敏感,並表明了自己的政治信念:一個熱心的共產主義者。」Matthieu說Willy致力拍攝工人階級現實鬥爭的圖像。

一九三八年法國汽車公司雪鐵龍大罷工,Willy拍攝到女工Rose Zellner站在枱上高舉左臂呼籲其他女工參與罷工的照片。一九八八年,八十歲的Rose向報紙撰文憶述,她和Willy在照片拍攝後的四十四年相遇,Willy說自己在當日的會議上哭泣,被她仍然充滿活力的生命力所感動,時間似乎在他們周圍坍塌。

二戰爆發,德國納粹逼害猶太人,命令被納粹控制的歐洲地區中,所有猶太人必須在衣服上佩戴黃星(猶太星)以資識別,作為對猶太人的一種侮辱。一九四一年,Willy決定逃離高壓的巴黎,往法國南部自由區生活。二戰尾聲他返回巴黎,並在戰後加入法國共產黨。「因為他是共產黨,所以大量拍攝工人的生活,而且他只為共產傳媒工作,他從沒為富翁工作。」由於他很快就停止了與資產主義國家美國媒體的合作,這種獨立性令他出現了經濟困難。

一九五○年汽車公司雷諾罷工時,他更走進鑄造工廠拍攝工人的艱苦和光芒,照片展現出他對男性力量的敏銳觸覺。他亦拍下阿爾薩斯紡織工業中,為集體成果做出貢獻的女性,以照片譴責社會不公。

我外出從來沒有不帶相機,即使只是買麵包。——Willy Ronis

展現巴黎溫柔一面

透過鏡頭,Willy以溫柔的目光為全世界的巴黎迷們留下了最美好的禮物,照片處處展現他對現實生活和人類兄弟情誼的歌頌。他的成名作必要數《小巴黎人》(一九五二年),在戰後不久的巴黎街頭,捕捉到小男孩手執長棍麵包奮力奔跑的瞬間,表現出迫不及待與家人分享的興奮。而另一幅精彩之作《巴士底的戀人》(一九五七年),拍攝巴士底廣場的兩個戀人。Willy因為這張照片認識到這對名為Riton和Marinette的戀人,二人在照片拍攝後不久就結婚了,Willy甚至經常到兩夫婦的咖啡館裏吃麵包。

他與著名攝影好友布列松不同,布列松的決定性瞬間(decisive moment)被視為街頭攝影的至理名言,Willy追崇的卻是吸收周圍的環境,而不是捕捉它,Matthieu說:「對於Willy來說,攝影藝術是關於接收,而不是尋找。他希望與他拍攝的人成為一體,因此他的照片有一種親密感,這像是幫朋友或同事拍攝的snapshot(隨影)。」

Ronis喜愛探索巴黎街道,捕捉風景如畫的日常場景,包括忙碌的行人、愛玩的小孩、喧囂的夜晚咖啡館與跳蚤市場等。他亦熱愛旅遊,拍下大量異國風光,今次香港展覽名為《從巴黎走到威尼斯》,Matthieu解釋原來威尼斯是Willy第一次離開法國的國外城市,「一九五七年Willy獲頒威尼斯雙年展金獎,是他第一個國外的攝影獎。而且威尼斯的照片是他拍得最多的國外相片,因此這個地方對他而言很重要」。我們亦可從本地展出的照片中看到一九五五年的倫敦,他迷戀當地酒吧氛圍和霓虹燈廣告和詩意的圖像。

這張照片對我來說非常珍貴。 我不能再說了。Marie-Anne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葉子像灌木叢中的小昆蟲一樣。我們共同生活了四十六年。——Willy Roni

身邊人是重要主題

Willy總是將自己個人經歷和他的工作連結在一起,透過拍攝他的妻子、兒子、朋友、寵物貓的肖像和他遇到的人物,表達與其他作品相同的詩意。在一九六○年代起,裸體是Willy另一個重要的主題,大多是妻子Marie-Anne的身體,他們在一九四六年結婚。「Willy曾說有些時候是如此強大的時刻,他擔心攝影會殺掉這個風景。」Willy亦曾用他最愛的萊卡FOCA 35毫米相機拍過一系列漫長而令人印象深刻的自拍照。

一九五二年,知名美國攝影師Edward Steichen將Willy、布列松、布拉賽、杜瓦諾和伊齊斯(Izis Bidermanas)列為法國五大寫實攝影師,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名為Five French Photographers的展覽。

維利‧羅尼的攝影之旅——從巴黎走到威尼斯

日期:5月31日至8月25日

地點: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

費用:免費

文 // 彭麗芳

圖 // 彭麗芳、法國五月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