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自毁長城 民心向背——剖析沙中線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

【明報專訊】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孔子2000多年前的政治智慧,用現代語言來說,就是一個政權寧可拋棄軍事武裝,犧牲經濟利益,但千萬不可失去人民對政府的信心,否則無法維持管治。

沙中線是特區政府成立以來耗資最巨大的基建工程,將來通車後勢必成為每天數十萬人次使用的交通幹線,所以市民對沙中線工程的信心,可被視為香港人對特區政府信心的指標。

相信特區官員深明此理,所以自從沙中線工程醜聞爆出後,林鄭班子不停撲火,務求找出重建市民信心但又毋須向立法會問責的方法。所以政府一方面動員建制派屢次否決立法會運用特權法調查,但同意成立法定調查委員會以圖平息民憤,因為香港人對政府和港鐵已經信心盡失,但依然認為由法官領導的委員會較為公正,因此這是政府挽回民心的最後一着。

可是上周調查委員會發表中期報告,引來輿論一片嘩然,工程界專業也一面倒爆發異議聲音,打翻了林鄭班子挽回民心的如意算盤。社會上對於一個調查委員會的結論作出如斯強烈的負面反應,幾乎是前所未見,究竟孰令致之?

相信很少市民會細閱調查委員會147頁的中期報告,簡而言之,報告有三組結論。

中期報告三結論自相矛盾

第一組結論是工程監管制度近乎全面崩潰:施工紀錄不全、地盤監管人員互相卸責、設計顧問同時替港鐵和禮頓服務而存在利益衝突、政府對本身是「業主」或「 監管者」的角色也混淆不清。

第二組結論是施工質量不合格:設計改動沒有向政府報批、螺絲帽測試質量不達標、技術標準不符合合約要求。

第三組結論是工程結構安全:紅磡站擴建部分建造工程達到安全水平,毋須加固或重建。

相信不少市民對這三組看似互相矛盾的結論,必定摸不着頭腦:既然監管失效又施工質量不合格,為何工程結構仍然安全?

建基專家聯合陳述書不穩妥

調查委員會有兩名成員,主席是終審法院前任法官夏正民,另一人是英國土木工程專家Peter Hansford。整個聆訊的主角除了有「揭弊者」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外,最關鍵是5名結構工程專家證人,分別由委員會、港鐵、禮頓、政府和中科委聘(前三者是外國專家,後兩者是香港大學教授)。

委員會判定紅磡站結構安全的基礎,是一份由5名專家在2018年12月18日共同簽署的《聯合陳述書》,可是這份陳述書並未有直接認定結構安全與否,而只是對於幾項工程設計的相關原則達成共識,例如「東西走廊層板底部的鋼筋數量須相當於頂部拉力鋼筋的50%,以貫穿連續牆」。然而,委員會在中期報告內基於聯合陳述書作出連串推論,最後認定紅磡站擴建部分結構安全,實在難言穩妥。

「安全」結論兩致命質疑

對於中期報告的「安全」結論有兩點最致命的質疑:

由政府委聘的區達光教授和由中科委聘的楊德忠教授,均在書面證供和口頭聆訊中對聯合陳述書提出質疑,表示不能就此認定工程結構安全,區達光更表明需要等待設計顧問提交進一步資料分析。委員會即使不接納他們的論點也須詳加解釋,可是中期報告內對此付諸闕如 ,只是多番強調信納3名外籍專家的判斷。

區達光在3月1日向政府提交了一份至今尚未正式公開的補充文件,就東西走廊層板的25個連接位進行結構力學分析,結果發現其中8個超出設計承載力,將來會出現斜紋裂縫,構成安全風險。由於委員會已在2月底向政府提交中期報告,意味調查委員會未有參考區達光的分析,竟已得出「結構安全」的結論。

或許因為政府內部早知大事不妙,所以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公布中期報告時也不敢明確認同調查委員會的結論,只表示工程是否安全仍然需要進一步評估,開鑿石屎檢查工作仍需繼續。

事到如今,市民對港鐵沒有信心,對政府也沒有信心,如果連對法定調查委員會也失去信心的話,試問沙中線工程如何善後?將來爆發其他政策範疇的危機時又如何止血?

林鄭月娥公開表示,沙中線「 不急於開通」,實在奇哉怪也。香港人已付出千億元公帑,兼且過百萬乘客每天承受港鐵擠迫之苦,若果按照外匯基金平均4厘投資回報測算,每延遲一年就等於損失40億元,特首卻毫不着急,難道她因為自己不坐地鐵而全無感覺?

事實上,調查委員會不僅沒有為政府重拾民心,反而令政府進退維谷。因為如今市民普遍不接受「結構安全 」的結論,政府若要在紅磡站加固或重建,港鐵和禮頓勢必倚仗調查委員會的報告,大條道理說「多此一舉」,任何額外費用均會逼政府埋單,屆時香港人要多付幾百億元,再次成為冤大頭。

香港人的最痛是林鄭班子面對港鐵一籌莫展,拿不出改革勇氣。只需細看剛公布的人事任命,新行政總裁從舊管理層中挑選金澤培出任,新主席則由全無管理大型工程或公用事業經驗的歐陽伯權頂上,白白斷送了全盤改革的機會。

星洲地鐵收歸國有 厲行改革

相比之下,新加坡地鐵雖然在2000年與港鐵同年上市,但經歷了多番管理失誤事故之後,新加坡政府痛下決心,在2016年通過政府主權基金淡馬錫公司從市場上回購地鐵公司SMRT的46%股權,把鐵路營運業務全盤收歸國有,厲行改革。

今天香港猶如一個內臟出血的病人,服用了最厲害的特效藥依然流血不止,對公共管治的信心不斷流失。

眼看政府官員手足無措,管治崩潰的臨界點愈來愈近。民無信不立,到了跨越臨界點的一天,誰說得準沙中線是否已經通車?

文//黎廣德

編輯//馮少榮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