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用二十年 尋找一對亡魂的眼睛

【明報專訊】懷上孩子後,莊梅岩又驚又喜,買了一隻柴犬回家,告訴丈夫:「不用擔心,有了孩子,我們還是可以有生活。」很快,她知道自己太天真。這天,生活如常忙亂。何文田街逾千呎的房子裏,孩子的畫作和咳藥水堆在餐桌上,九歲的兒子感冒了,鼻水直流,用廁紙捲成小棒塞着紅腫的鼻孔,下午鋼琴班要缺席,要打電話去請假,帶兒子去看病拿醫生紙……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