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下一篇
上一篇

憤怒中變強大 樂團暴女襲港

【明報專訊】台灣媒體多稱白目樂隊為「暴女龐克團」,主唱高小糕一頭彩髮,大方以身體帶動音樂。樂隊名字已夠吸引眼球,「白目」在台灣俚語中是罵人的話,為何取名「白目」?高小糕說:「因為我一開始在玩音樂的時候是一個很龐克(punk)的妹子,那時候我聽的音樂都是國外比較bomb的龐克,覺得玩音樂要不符合框架。」這個2004年成立的樂隊將在1月底來到香港,展示台灣的暴女氣勢。

白目樂隊第一張專輯kiss your eyes獲得了台灣第二十二屆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至於獲獎原因,高小糕稱也許因為當時參加金曲獎都是比較主流的藝人,「我們應該是裏面最有態度的樂團,無論是專輯設計核心和音樂本身」。高小糕裸着上半身拍攝了白目第一張專輯封面,這樣鮮明的態度在當時的台灣樂壇不能不說是一個「異類」。本以為獲獎之後會有更多的機會發展音樂,白目卻有成員離隊,高小糕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因為玩音樂不算是很穩定的工作,當時的樂隊成員有其他的生涯規劃,就去工作了。」

變動並沒有改變做音樂的心,2011年底,白目發行了卡帶EP《死男孩》。卡帶,聽起來像是許久以前的存在,逆流而上成為白目與眾不同的音樂態度。鼓手小光的加入讓白目重新出發,音樂風格開始轉換。現在的白目成員除了高小糕、小光,還有貝斯(低音電結他)手范仲瑜。白目簽約「添翼」之前,他們以「活動合約」的形式與台灣indie廠牌合作。

因為原成員離隊等原因,白目第二張專輯《可笑的一天 新歌+精選》2017年才姍姍來遲。鼓手小光說:「白目第二張專輯跟第一張專輯的編曲和內容差很多。」

白目跨界,與藝術家、樂團合作,穿梭在不同的音樂類型和表演模式之間。小光續稱:「我們在街頭演唱,看看回到最原始的方式,會有什麼新的可能。所以,中間走了很長一段路,才做出第二張專輯,可能跟第一張專輯給大家的印象很不一樣。」白目第一張專輯是比較直接的搖滾樂,貝斯手范仲瑜說:「第二張加了很多嘗試的聲音、特別的編曲方法,對於我們來說可能是比較實驗性質的。」

新專輯介紹說:「當我們用憤怒掩蓋脆弱時,我們也因脆弱而強大。」

台語唱出不協調音階

高小糕覺得這像白目現在的人生態度,「在生活中我們必須面對自己脆弱的時候,以前我們只能用憤怒的方式處理脆弱」。問及音樂風格是否因此比較憤怒?高小糕說:「早期的音樂風格比較『憤怒』,對生活和生命有一個不滿的狀態。久了以後會發現,我們因為這些不滿的狀態持續成長。」

今次的主打歌《可笑的一天》是用台語唱,高小糕解釋:「我一直想做no wave風格的音樂,不協調音階的歌曲,感覺上跟台語發音的韻腳比較像,國語只可以發四個音,而台語可以發一些入聲。」

發掘音樂與人的關係

白目剛成立時的2004年,高小糕認為那是台灣獨立音樂圈一個比較草莽的時期,現在與白目同一個時期的樂團,技術上變得很專業。「現在自己有什麼不懂的地方,會去請教一些音樂上的老師。」白目是金牌音樂製作人鍾成虎旗下的樂隊,鍾成虎建議白目應該多發掘音樂與人的關係。高小糕講起白目音樂現在的轉變:「我們之前都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現在做音樂時會把人、觀眾納入自己的心,作為音樂人,我們聽的音樂類型很多,有的也很刁鑽,怎麼能把自己的想法放在音樂中,讓大眾可以聽得懂,這對音樂人來說是很重要的。」白目樂隊歷經團員分合,最後還是選擇繼續往前走,挑戰隨之而來。小光說:「以前就是寫歌、表演,隨着時間變久,胃口也會比較大,希望弄一些更不一樣的東西,我們很enjoy那種燒腦的狀態。」

香港是白目巡演的最終站,樂隊之前已經跑過別處,例如西班牙、泰國。「這次演唱的歌我們都有重新編曲,會跟專輯中的不一樣。」

■白目樂隊《可笑的一天 A F×××ing Day》香港演唱會

時間:1月26日晚上8:00

地點:香港油塘崇信街6號1樓TTN This Town Needs

票價:$280

查詢:www.facebook.com/thewhiteeyesTW

文:彭月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