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Columns

下一篇
上一篇

鋒芒乍露:比賽和表演

【明報專訊】有朋友跟我說,不讓孩子參加比賽,因為壓力太大,輸了比賽更殘酷,故只讓他們參加表演。說時,興奮地翻開一幅又一幅音樂表演和戲劇演出的照片。我冷冷地瞄了一下,禮貌地不作聲——對着為人父母的,還是少發表相反的意見。自我陶醉中的友人驀地發現我一直默不作聲,必屬異常,說:「我知道你從小都有參加比賽,你是強人,很難明白不大突出的平凡小孩的弱小心靈。」什麼強人和平凡人?我有氣沒氣地說:「有沒有想過所謂平凡、脆弱、不突出的人,透過比賽可擴闊視野,磨練心智、反省力和解難能力,才可成為強人?」

如果真要我兩者選其一,我確實喜歡比賽。在比賽中,參賽者都能從同一動作、樂曲、朗誦來比較,互相觀摩,在同一起點上看別人為何比自己的動作難度更高、跑得更快、表達和演繹得更好。然而,在鎂光燈下的舞台容易製造錯覺,令人自我感覺良好。再加上台下觀眾不少是前來捧場的親朋好友,就算難看的表演,他們總會給點掌聲。如果不想埋沒良心給予讚揚,也會說些鼓勵評語,諸如「你們太辛苦了」、「真不簡單」。

過分保護令孩子做鴕鳥

我就是喜歡比賽的「殘酷」,因為社會和生命本有殘酷難堪的一面,比賽是學習面對充滿競爭的社會的最佳途徑之一。喜歡表演的那位朋友,過分保護和助長孩子的玻璃心,寧願自欺欺人,也不計較孩子做鴕鳥或井蛙。我不曉得他們長大後如何面對高手雲集的社會,在沒有鎂光燈和虛假掌聲的職場裏,如何迎戰?我在初中時開始參加每年一度的朗誦節比賽和音樂節,每年被迫聽幾十位參賽者用不同方法演說熟悉的文章,被迫聽其他學校合唱團對同一樂章的不同唱法和功力,我的語言能力和藝術鑑賞力不知不覺地獲提升。井蛙有機會在外面吸收經驗,輸贏在當時來說相當重要,輸了比賽可以幾天不開心。但過了幾年才明白,最重要是磨練胸襟和培養學習心態。而令我學習最多、得着最大的是輸比賽!愈輸得多、愈輸得所謂不值,我愈能領悟體育精神。愈早經歷比賽失敗,愈早衝擊玻璃心,愈能培養抗逆力、自省力和解難力。有時候,比賽成績來自評判的評選,少不免帶點個人的主觀判斷,落敗者或會感到不公平,甚至抓住這點大做文章,給自己大條道理不認輸。我也不只一次為了類似賽果而憤憤不平,但成年後才懂得欣賞這些所謂不公平經歷的鍛煉,因為生命裏經常碰上這些情境,如老闆晉升了不比你好的同事、心儀的公司不錄用你⋯⋯

有些學生不認輸的原因,是認為一分耕耘應帶來一分收穫。很多學校害怕學生從此氣餒,索性增加幾個獎項,令差不多所有人都能獲得各種名目的獎牌。我很反對頒發形同人人有獎的權宜做法,完全扭曲比賽的真諦。此外,這種做法增強落敗者的玻璃心,他們也不會苦思改進的地方;另一邊廂,當每個獎項都變得這麼隨手可得時,獎勵來得太cheap,真正值得獲獎的人看不起贏取回來的獎品,之後也不會努力備賽。

比賽還讓人學習挺弔詭的人生道理:一分耕耘不一定帶來一分收穫,但沒有耕耘肯定沒有收穫,也切勿妄想不勞而獲。

文:何靜瑩

Ada.Ho@Paxxioneer.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