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4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半個瑞典人:新年快樂

【明報專訊】問七歲細女有何新年願望,她眼仔睩睩說﹕「我不知道啊。」二女兒和大女兒回應也一樣,想了一會也答我:「不知道啊!」

瑞典籍丈夫給我這個原產香港人耳濡目染多年,曉得扮精靈說新年願望是「Fortune!You?」 我幾十歲人即時接招用廣東話笑說:「88888!」

在瑞典長大上學的三個女兒,沒有承傳媽媽的港人本色。多年來所有北國大時大節包括復活節、仲夏節、聖誕和新年,瑞典人一律互祝一句萬用百搭「乜乜節快樂!」香港人的農曆新年連環祝福語何其浩瀚、何其一網打盡,女兒不明白「為什麼要祝人家發財?為何要學業猛進?」這些祝福語都承載了對生活期望與人生的希冀,想深一層,新年流流也未免太沉重了。

三個女兒快樂的定義

對新一年的原動力,繼續聚焦在原本已經年中無休開盡馬力的功課補習考試無止境的賽道上,「祝你學業進步」到底聽在幾歲人仔、以至十幾歲少艾耳中,會否開動到祝福的原意,達到鼓舞的真成效?抑或如順口溜的風從耳邊滑翔開去?

快樂的定義,問心,當中仍然有大比數能夠由我們自己定義。十八歲以下學童的快樂,講真,也的確可以絕對由我們這輩較成熟有學識有經驗的父母們替他們釐定。

對於我們家的小學一年級細女而言,2019年1月1日的快樂是:

1. 連續三天在泰國的溫暖海洋和泳池中暢泳N次。

2. 早餐飲足三杯朱古力,下午茶再飲多杯兼吃多件朱古力蛋糕。

3. 媽媽爸爸與兩個姊姊時刻在身邊。

就讀等同香港中一的二家姐和中四的大家姐呢?據媽媽的觀察,近期她們的快樂之源是:

1. 完成整個秋季學期的功課和測驗後鬆大口氣,終於可以盡玩盡瞓(跟香港學校的學習規模與頻率是蚊同牛的比例)。

2. 跟小妹妹上述第三點相同。

前幾天在曼谷某商場的「大食層」,聽到後面有廣東話媽媽指導小小女兒:「咪亂郁呀!咪亂掂啲嘢呀!」我暗裏大吃一驚,沒有回頭怒睥那張吐出熟悉語言嘴臉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十分鐘前才對細女說完同樣的話!或許我選用了「唔好」而非「咪」,自覺語氣也稍弱,但我肯定人家跟我家兩個小豆丁女孩收到的都是一股納悶。

你的快樂不等於我的快樂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這個瑞典家庭在北國渴太陽,所以計劃來泰國吸收維他命D。香港家庭放假抖氣,所以揀曼谷吃喝遊。於為人母來說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就是宇宙定律,卻常常忘了「你的快樂其實不等於我的快樂」。

大除夕當日午後,泰國度假村沙灘上有六個工人正在熾熱太陽下攀高攀低,把一個「NEW YEAR 2019」的巨大裝飾紮穩在高高的鐵架上。大伙兒正在費力為子夜慶祝活動做準備。

的確,快樂需要同心合力建築的。家裏每個人也要支撐方能平衡。那晚群眾歡呼倒數321,火炬把「新年2019」一排大字頃刻燃亮,再於火速中隨黑夜灰飛煙滅消散去。眼前快樂頃刻消失了,唯有共同經歷的快樂會長存各人心中。媽媽們包括我自己,就請放過孩子吧。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文﹕周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4期]

相關字詞﹕名人kol 周游 半個瑞典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