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綠色生活:用一億條蚯蚓種靚橙

【明報專訊】湖南一片遼闊的橙園,放目遠望,農民散落不同角落,紛紛背起摩打除草。農莊主人李道德半生經營塑膠工廠,一次長達十個月的慈善遠征旅程改寫了他的下半生。對農業一無所知的他遠赴湖南覓地,開設面積足有香港島六分之一的農莊,堅持不用除草劑,花費大量人力鋤草剪枝,嘗試以農莊飼養牲口的糞便養殖蚯蚓,再以蚯蚓糞作為天然肥料滋養橙樹,為的是種出健康靚橙,「我們的農莊做的都是普通的事:種橙和養雞、豬、馬、驢,特色在於我們的方式,就是將這些串聯起來,成為一個生態循環」。

一次長征 啟發一個可持續平台

到達快餐店時,早到的李道德剛吃完碗裏最後一口麵,正把餐盤拿開,腳邊有兩個行李箱,剛回港的他看來風塵僕僕。他平日來回東莞工廠和湖南農莊,每月留港日子不多,這勞碌的日程始於二○○四年參加苗圃行動助學長征的啟發。從江西走到西安,走了八千公里,徒步跨越十個省份,一百零一個縣,腳下生過許多水疱。回憶三百餘天日復日的步行,他說自己「腦袋有時空白,有時卻想很多,會想將來是怎樣呢?」走到甘肅,滿山光禿的景象至今仍難以忘懷,他笑說,說不定這是他後來開辦農莊的潛意識。「走一百公里都看不到一棵樹,山頭光禿禿,看不到樹木,對我來說非常深刻。我就幻想:自己有沒有能力將整個山頭種滿樹木,我經常問自己這件事,不過都是憑空想像,當時不是真的想實行」。

醞釀數年,二○一○年他決定到湖南開農莊,種植自家品牌的橙──「和橙」。前半生專注發展塑膠模具廠,為何對農業感興趣?「最主要是想建立一個平台,將自己一生所累積的,不管是知識、經驗,還是金錢,聚焦一點去做,即使一天我不在了,這平台還是可以持續運作」。完成長征後,他思考了幾年,「我本身做工業,但覺得持續性不會很長久,世界變得太快,手機流行十年八年後,也可能被另一種形態取代。所以我選農業,覺得過了一百年,我們可能還在吃橙呢」。

建立一個可以持續的平台,並不是為了讓自己能千秋萬世,只是以「生意角度」思考如何做慈善,「比如我有一百元,用這一百元幫一個貧窮的人解決了三餐,或者交了一次學費,這一百元就沒有了。如果我用一百元製造一個平台,去到某個數值,比如跌到五十元時,可能可以重新累積起來,到六十元、一百元、二百元。如果我有五十萬身家,我不會想把五十萬全部捐出去,如果做一個平台,可以持續二三十年,我就不止創造五十萬的價值,可能創造了五百萬,甚至五千萬價值」。

為何種橙?

曾到江西、韶關、雲南多地考察,李先生最後選擇了他長征經過的湖南宜章縣。現時展翔農莊已擴展至二萬畝之大,分為九個「基地」。農莊約八成佔地種橙,橙樹估計有二十萬棵。芸芸水果中選擇種橙,除了湖南經緯度適合種植,李先生笑言是因為保守,「就算你食幾多奇形怪狀的水果,始終避不過吃橙,喜慶時候都會切個橙來吃。橙又不像香蕉、車厘子和草莓,容易砸爛,不會賣遲幾天都唔得」。除了種植,農莊更養有豬、雞、牛、馬、驢,以及蚯蚓,李先生介紹說,這是一套生態循環系統。「最好水果和蔬菜種植出來,當然是給人吃,較次等的就給豬、雞、馬、牛、驢吃,也做酵素給牠們喝,補充營養,或者做洗潔精。動物的糞便和再次等的爛蔬菜水果會用來餵蚯蚓,蚯蚓糞就會拿來做有機肥料,回到種植的循環,種草種蔬菜水果種米」。他說,即使連蚯蚓都不吃的東西,農莊也不會浪費,會製造沼氣、沼渣和沼液,分別用作能源、肥料和殺蟲水,「我們的農莊希望做到連氣都用埋。」李先生得意地說。

橙樹種八年才回本

農莊現時已成功進行小規模循環,不過蚯蚓糞的分量距離足以供給整個農莊作肥料還有很大距離,「很多名貴花卉也是用蚯蚓糞種植的。三斤牛糞才能產生一斤蚯蚓糞,買牛和起牛場也需要資金,資金來源主要靠賣橙,現在無法投入太多,要等二○二一年橙的生產到達高峰期,我們才有資金回籠平衡整個農場」。

橙每年一度收成,在冬至之前就要完成,不然結霜會把果肉凍壞,枉費心血。但收成量為何未達高峰,高峰期的年份能準確預料?原來橙苗種下四年才會開始掛果,但一開始需要小心控制數量,「只能掛十個八個, 因為棵樹尚未成熟,太多果會生壞棵樹,所以要搣花讓它不要結咁多果」。他將果樹比喻為人,指小寶寶不適宜催谷增肥,果樹會經歷嬰兒、小孩、青年、壯年、老年時期,壽命約三十年,然後就會枯萎,「第五年可以結二三十個果,第六年五六十個,一直去到第八年,才可能達至收支平衡,還要計算之前一兩年開山劈石。你若投資了一百元,加起來要十年後,才有可能賺回這一百元」。今年橙的產量約二百七十萬斤,他期望二○二一年可以生產最少二千萬斤。

一億條蚯蚓的生態系統

環環相扣的生態循環系統中,養殖蚯蚓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李先生說,期望兩三年間能夠養到一億條。目前農莊以膠箱直立式集中養殖。養蚯蚓有難度嗎?「可以說沒有,也可以說有。因為蚯蚓隨處養都生存到,問題是繁殖得好不好,養得不好又很快死,它們見光就跑,最怕藍光,白光也當然怕,所以引蚯蚓一定要用紅光」。他正在研究如何不讓蚯蚓進入冬眠,讓它們一年四季都能活動。除了提供蚯蚓糞用作肥料,他更援引達爾文的話解釋它的好處,「如果世界上沒有蚯蚓,地球就不會存在了,意思是地球上的生物很難生存,因為蚯蚓可以改善土壤。」他指出蚯蚓可令泥土不會板結,可以鬆散一點,讓土壤有空氣和水,「有人估算過,用一百萬條蚯蚓放在農田,就等於一個農夫工作八小時,它們幫助翻土」。

人手除草 低毒農藥

「我要創一條『環保、生態、旅遊、教育』的路,當然想賺錢,但希望在賺錢中,不是以盈利為主,是以健康和質量為主,所以用料都比人貴,成本高就是這個原因。」農莊堅持不用除草劑,李先生自信在如此廣闊的農地上以人手除草,在中國算是獨一無二,因此要耗用大量人力,「長期工有一百人,每天臨時工也有一百人,高峰期比如採果,每個基地至少要一百人!」此外,農莊除了使用蚯蚓糞,亦引入生物有機肥,加添微生物和益生菌種樹,因而種植成本極高。農藥方面,他們向來採用低毒農藥,「咁大的果園沒可能完全不用農藥的,咁大面積,怎可能沒有蟲害?」但今年起,他嘗試在部分範圍棄用農藥,改用獨門自製的殺蟲液,配合如黏蟲板、滅蟲燈,甚至以蟲治蟲的方法,抑制害蟲,發現行之有效,「當地很多農民都跟我們買橙,即使我們貴一蚊他們都買,一蚊對農民來說是很多,他們知道我們不用農藥」。

種種投入,聽來花費不少,「現在離收支平衡差很遠,每月起碼四五百萬支出,還沒計工程費」。選擇湖南宜章縣開設農莊,除了因為長征時曾經途徑的情意結,也因為距離李先生位於東莞的工廠比較近,「距離四個半小時,不用搭飛機,即日來回也沒問題,對我來說很方便」。經營工廠的盈利和農莊舉辦生態旅遊團的收益,成為了支持農莊營運的主要資金。

「和橙」好味在……

「和橙」的味道如何?記者未有機會親嘗,據李先生形容,在過往一些匿名測試中,和橙排名往往數一數二,客人的意見更指味道要比大品牌的橙好。「口感很好,我們的橙無乜渣,水分也多,有酸甜感覺。不只甜,因為吃橙不是飲糖水,橙應該是有酸味的,要有少少酸才算是一個橙」。

農莊現時主要透過網上銷售橙,因成本高,售價亦較市面一般橙貴點,主要針對中高檔市場,「銷售是我們的瓶頸位,能否賣去高價市場很關鍵,若賣不到高價,我們就生存不了,用普通方法養殖種植也失去了意義」。他說和橙有三個售價,「批發價我們賣六蚊一個,零售價賣八蚊一個,還有一個價錢,是『零價』」。他留意到目前客人大部分都會十箱、二十箱地買,再送給朋友,想必是經濟能力較好的一群,「基層分享不到我們的成果,所以很希望讓普羅大眾有機會試試,整個社會無論什麼階層都可以吃到我們的橙」。他們將和橙捐贈給不同慈善機構,比如毅行者和給基層派發飯盒的慈善組織。

行善的心貫徹始終,李道德期望農莊到二○二一年可以自負盈虧,開始有盈利的時候,他會用四年搞好管理,物色適合團體接手,「那時我會交出去,功成身退,就退休了」。這些年投入大量的時間、金錢和心血,到頭來一下子割斷,不會覺得可惜嗎?「我不會戀棧,戀棧即是你還很喜歡權力,有一種虛榮心,我覺得這應該要放下,到咁嘅年紀,應該要學下放棄,不應該總是擁有」。當下最重要的,是搞好農莊,繼而就是物色適合的接手團體,「要考我眼光了,物色的人不對,整個農莊就會無咗;對了,就可以延續,所以二○二一年之後,還要再花幾年搞管理和物色,不可能一年半載就找到合心水的團體,需要磨合」。這股傻勁,當然引來身邊不少人勸阻,「身邊都有少少,其實都不是少少,是大部分人說我傻。這很難說,每個人的觀點角度都不同,對與錯說不清,別人勸你也是對的,但想做這個平台,也不可以說錯」。

展翔和橙:www.hkfarmerstory.com

文//潘曉彤

圖 // 受訪者提供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