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評影習寫:野梨樹的誘惑

【明報專訊】「亞辣」(Ahlat,意謂野梨)是土耳其境內一個地方,但《野梨樹》說的不是那個地方,而是一棵糾結矮小、發育不良的野梨樹。不,電影《野梨樹》(Ahlat Agaci)說的不是那棵野梨樹,而是那本說有關野梨樹和它植根那個地方的書,和那個從大學畢業回鄉、想出版自己所寫的那本書的土耳其年輕人。又或者,這全是舍蘭(Nuri Bilge Ceylan)的《野梨樹》想說的:人離開又回來,生了又會死,樹卻扎根如泥土,至死不渝;但可以選擇離或留的是人,沒有選擇權利的是樹。那麼與地方的關係密切些的,是可以書寫或遺忘的人,還是可以吊起搖籃或死人的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