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星期日現場:「殤.橋」採訪手記

【明報專訊】港珠澳大橋幾個月前通車,報紙電視鋪天蓋地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特首林鄭月娥言笑晏晏,主持開幕的新聞,緊接幾星期的是各大傳媒東涌「淪陷」、無牌旅行團的追蹤報道。在這段時間,有些人很難捱,要千方百計避開「港珠澳大橋」幾隻字。他們是大橋工業意外的死者遺屬,他們是「9死538傷」(註)這堆數字背後活生生的人。

「工傷殺人,官僚折磨人」,這是我一年多前,在《明報》寫工傷採訪手記的總結。一年後的今天,我再次報道工傷家屬的現况,記錄他們用三年半時間申請一張死亡證,記錄一宗致命事故但無人得到法律的制裁,還有工業意外的調查報告仍然被封鎖,令意外成因不能公開。

人死了已無法挽回,但我們可以為死者討回公道,我們可以避免再傷害家屬。在這條全長55公里、連中華白海豚也「跳」水恭賀的世紀大橋面前,讓我們不要忘記血的教訓。

我由2016年開始報道其中一名死者謝道𤎜的家人。謝媽媽喪子四年但仍會經常徹夜失眠。她清明重陽去寶福山拜祭,生忌死忌就在家中祭祀。我見她會在小小客廳擺下幾張空櫈,桌上有魚有肉有雞,有幾碗飯幾雙筷子。謝媽媽說:「我們家鄉說忌辰是他的節日,他的節日,他有朋友呀,就帶朋友回家吃,回家坐坐。」她說話的時候,就像兒子還在身邊,雖死猶生。

謝道𤎜有很多愛他的家人。弟弟謝道興一說起哥哥仍會哽咽眼紅,說着說着,一個中年大男人更坐在馬路邊哭起來。他比媽媽還要「癡情」,每個月至少上一次寶福山見哥哥,還會發傻地聽哥哥手機裏的歌,留住哥哥經常背的袋。謝家的個案固然令人心酸,但更重要的是,揭示了現行制度的重重漏洞。

一、死無對「證」

謝道𤎜生前是測量員,2014年10月19日,在港珠澳大橋地盤高處墮下身亡,但人死了,卻要三年多才完成「死亡」的法律程序。謝家等到去年4月方能領取一張死亡證,因為死因裁判官要等所有調查和司法程序完成後,釐清死因,才能轉交死亡登記處登記。

謝家說無死亡證,便很難處理遺產和各樣事務,結果謝道𤎜死後仍「收到」很多稅單、保險信、銀行帳單等等,令放不下喪子之痛的謝媽媽更難過。這並非個別的情况,工業傷亡權益會說一般工業意外辦理死亡證至少要18個月,近年更愈等愈久。

無論如何,謝家最終等到了死亡證,只是等不到一個公道。勞工處用了三年多調查和提出檢控。根據法庭資料,謝道𤎜在橋面工作時已做足安全措施,但他身處的15米鋼台連吊臂突然倒塌。勞工處和承建商的兩方專家證人,均作供指出倒塌的原因是吊臂本身設計有問題,一遇大風或者橫向的力便容易傾塌,但承建商委託的設計公司,抑或負責覆檢的獨立顧問公司,甚至路政署委託作最後審查的顧問公司,三層把關也發現不到設計失誤,最終釀成一死四傷的慘劇。不過勞工處無檢控這三間顧問公司,只是檢控承建商無設置安全的工業裝置等等,最終全部被判敗訴。

謝家形容為「冤案」,他們等了幾年的裁決結果,就是有人為疏忽,但無人受法律制裁。如果想知道這宗致命工業意外的詳情,想聽聽謝家的苦况,可以留意明天香港電台《鏗鏘集》「殤.橋」。

二、看不到的調查報告

在謝道𤎜案件中,發現吊臂設計失誤的其中一名專家證人,是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蘇啟亮。他說不能夠在庭外披露調查報告,所以無法具體指出設計的問題,但他內心糾結,因為作為一個學者、一個老師,他衷心希望工程界能吸收今次的錯誤設計,不要重犯,不要再有慘劇。他在案件後更想開展一個研究計劃,總結香港過去工業意外的成因,找出常見的結構或設計的失誤:「從結構方面的角度去分析工業意外,是香港來講是絕無僅有。」不過,他的研究計劃被勞工處拒絕,處方回覆說工業意外的調查報告不能公開,即使是作學術研究。

這是整個社會的困局。所有工業意外的調查報告,在完成檢控或法律程序後,勞工處也不會公開。所以儘管港珠澳大橋已經盛大通車,但我們仍解答不到為何工業意外接二連三。我們難以抽絲剝繭找出意外的共通點,例如是否趕工導致安全程序不足?例如是否某些吊臂設計重複犯錯?無從稽考。連學術界也不能夠整理工業意外的成因,綜合成為有意義的業界指引。工傷之謎無從解開,不解開又怎預防悲劇重演?

最荒謬的,可能是讀地盤安全主任課程也讀不到意外調查報告。我訪問了職訓局「職業安全及風險管理」畢業生林樂文,他說學校的「意外調查或安全批核」課程,無任何本港的工業意外調查報告作教材,只有個別老師把自己手頭的調查報告「偷雞」給學生參考。他們同學做功課也只靠歐美國家公開的工業意外調查報告,而沒有香港的案例。

「蠢的人是憑自己經驗學習,聰明的人是憑歷史學習,而我們應該以聰明的方法去學習,而並非下下冒險,沒了手沒了腳才學習到。」林樂文說美國、英國能夠在隱去公司名或工人名字等私隱資料下,公開意外調查報告,為何香港仍然黑箱作業?他說雖然勞工處在意外後會發出「職安警示」,例如提醒工人要配帶安全帶防止高處墮下,但無交代為何工人在意外中不帶安全帶?是自己貪快、是僱主無提供、是趕工下疏忽監管?如果無調查報告詳細了解工序和成因,地盤安全主任無從對症下藥,真正提升地盤安全。

三、工傷之後的陽光

我一年多前在《鏗鏘集》「工傷之後」,報道勞工處多年來封鎖違法僱主的資料和調查報告。沒想過勞工處在報道出街後兩個月,即是2017年11月,終於肯改變政策,披露違反職業安全條例的承建商和僱主名單,上月更將過去兩年的檢控結果主動放上網予公眾查閱。勞工處開放資訊,令工人可以參考這份黑名單搵工,建築界可以參考這份黑名單找承建商,公眾監察比起幾千元幾萬元的職安罰款遠遠有力。

不過調查報告仍然見不到陽光。勞工處解釋,因為報告涉及私隱,而《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訂明,勞工處須在具有合法的權限的情况下,例如有法庭命令或者執法期間,方可以披露工作程序等資料。發言人說在公眾廣泛關注下才會披露個別的調查報告,例如2017年3月港珠澳大橋兩死三傷的工作台墮海意外,調查報告便提交予立法會討論。

我在這裏懇切呼籲勞工處及運房局改變保密政策,參考英美國家的做法,在隱去公司或工人等私隱資料下全面公開調查報告,令學術界、工程界、工業安全從業員、整個社會吸收每一次意外的教訓,救得一個工人得一個,救得一個家庭得一個。

我充滿希望,因為社會很多人也在默默耕耘。蘇啟亮教授的研究計劃被勞工處拒絕,但他知道部分工業意外有召開死因研訊,儘管佔整體的很小部分,於是他改而向死因庭申請勞工處的意外調查報告,最終獲批,現已收集到大約十個個案,成功展開研究。成績優異的林樂文同學去年考獲獎學金,去英國攻讀理學士,希望日後返港成為安全稽核師,提升地盤安全。而勞工處一年前能夠改變政策,公開違規僱主黑名單,或者某些年後,調查報告也能見到陽光。

註:港珠澳大橋的地盤死了10名工人,但勞工處和海事處經調查後認為當中9人死於工傷,其餘1人和工作無關。當天的報紙指死者放工釣魚失足墮海,但工會質疑工人是休班候命,應同屬工傷。另工業意外「9死538傷」為截至2018年上半年的數字。

香港電台《鏗鏘集》「殤.橋」

播映時間:2019年1月7日晚上6時無綫翡翠台及8時港台電視31

文//鄭思思(香港電台電視部《鏗鏘集》「殤.橋」編導)

圖//電視截圖

編輯//楊焜庭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