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下一篇
上一篇

一字一句 重譜田園青澀歲月 村校老同學 齊來唱校歌

【明報專訊】綠樹林蔭,舊生步入荒廢校園,重唱失傳校歌。二○○三年教統局提出調整方案引致「殺校潮」,收生不穩的村校首當其衝,有學者二○一五年曾統計全港只剩下二十間村校。校園人去樓空,藝術工作者史嘉茵二○一八年六月發起村校校歌收集計劃,將在下月舉行展覽。團隊四出找尋舊生,邀請他們從泛黃手冊甚至單憑記憶,一字一句再次唱出校歌。村校校歌,究竟有何與別不同?

二○一三年史嘉茵與幾個藝術及城市規劃領域朋友創立首屆「空城藝術節」。團隊研究本港空置空間的其他可能,加上新界東北發展抗爭活動,他們嘗試於粉嶺坪輋舉行一系列藝文活動。史嘉茵表示,當時於村內坪洋公立學校舉行開幕禮,邀請一班舊生到來唱校歌,重新連繫人與回憶。憶及那個炎熱初夏,她說:「在一個廢置學校環境,當我見到一班已經長大的舊生唱着歌詞,實在很感動。」史嘉茵隨口便念出頭幾句歌詞,她發現歌詞開首便讚美學校環境多麼優美,跟市區傳統學校有別。

雲山蒼蒼 碧樹茫茫

田疇樹綠 稻麥飄香

巍然兀立 是我坪洋

——坪洋公立學校校歌(節錄)

「那次活動舊生們提及以前家裏農地都曾種米,形容有『稻麥飄香』不足為奇。」史嘉茵道。村校跟郊外環境關係緊密,史嘉茵說坪洋公立學校校歌該是由第一任校長填詞,自自然記錄四周風景。學校建於上世紀五十年代,佔地兩萬平方米,史嘉茵指學生、教師都要幫忙建設學校:「有些舊生向我們說曾有份幫忙建設學校,例如一手一腳把校前小山丘剷平建成球場。他們常嘲弄說成績差就要搬泥啊,但感覺上是很驕傲,為學校負擔起來,很有感情。」

一次廢校校歌的邂逅,驅使史嘉茵二○一八年展開收集計劃,之後更與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合作。她四處查訪村校校歌,曾於網上找尋舊生會,或直接走到村內詢問村民。今次展覽聚焦八至九間村校,包括大澳公立學校、元朗友恭學校、上水古洞公立愛華學校、蒲台島蒲苔學校,至仍在教學的打鼓嶺嶺英公立學校等。當中友恭學校比較有名,由大族鄧氏後人建於祠堂後方,六十年代初收生達七百多人,後來曾搬至新的大校舍,新址卻已被拆卸。

村校主要服務昔日交通不便的偏遠村落,多數由卜卜齋、家塾衍變出來。高峰時期全港約有數百間村校。據《教育與承傳:歷史文化的視角》一書指,新界早期依賴大埔官立漢文師範學堂培訓村校教職員,於一九二六年由政府創辦,戰後至五十年代中期改為官立鄉村師範專科學校。史嘉茵解釋不少村校早期以類似配對資助形式建立,村民大戶捐出土地,籌組費用,政府提供相應金額支援。

漁民子弟 特別珍惜上學時

對比自己就讀市區學校,史嘉茵認為村校整個學校環境、人情味具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史嘉茵發現幾間村校校歌均着意形容四周景致,更突顯校舍地理位置。例如茶果嶺四山公立學校幾乎半首歌詞都與地理有關,形容西邊是「茜草 」,即是晒草灣及現時藍田一帶;東邊是鯉魚門。四山公立學校創於一九五二年,當時仍未有「觀塘」市鎮,唱校歌便能知曉學校區域位置。天天在綠色中上堂,史嘉茵說村校舊生都表示熱愛放學通山跑,有時校長跑來「捉都捉不住」。她認為環境有利學生成長,小班教學令師生關係密切,不少舊生見到學校廢置感到可惜:「他們好多上學前要耕田,養豬養雞,放學當然去玩。學校基本上不用有什麼有關自然教育,他們自己對山草藥很熟,就摘一些山稔來吃。」她引述一些西貢村落村校校長及教師指出,捕魚家庭的孩子多數比務農孩子乖。他們分析因為捕魚家庭一出海要很多日,孩子都要跟去幫忙,所以相對珍惜上學日子。

四山學校 茶嶺矗立

西連茜草 東連鯉門

巍巍黌宇 莘莘兒童

波光海色 旭日融融

——四山公立學校校歌(節錄)

校歌內容 隨時代變遷

訪問當天,她剛剛為梅窩黃公田六村學校一名舊生錄音。這一家學校正正反映尋回村校校歌之困難。二戰後迎來嬰兒潮、逃難潮,新界及離島區急需學校,村校數目爆發。不過,至八十年代隨着都市發展以及學童數目下降,村校隨即面臨危機。黃公田六村學校就是校齡非常「短命」的學校之一,建於一九六二年,但於一九八三年關閉。《梅窩百年——老村、荒牛、人》一書指出,當時為方便窩田、黃竹塱、亞婆塱等六村學童上學,六條村決定在中心點黃公田合建學校。學校後期收生不足,校方要到六村以外收生,請孩子「上山」讀書。史嘉茵表示,團隊沒有找到明確校歌文獻紀錄,只靠舊生記起校歌及獻唱,予琴師譜回曲子,重新記錄。有趣的是,校歌本身精簡易記,更有廣東話口語「啦」。

矗立銀礦灣

環境優美 空氣清新

禮、義、廉、恥為校訓

師長如父母 同學如手足

今日快來讀書啦

立志做個好公民

——黃公田六村學校校歌

村校式微跟經濟發展模式息息相關,史嘉茵續指,透過比較校歌不同版本便可略知一二。例如最近跟坪洋公立學校舊生錄音時,他們發現原來有舊版本歌詞。舊版本提到「農莊子弟」,而新版本改成「勤勞子弟」,呼應農業走下坡,影響村民職業的流動。坪洋舊生亦訴說以前家園是農地,自內地改革開放,由於坪輋靠近邊境,很多土地改成物流用途。本來小時是農夫,長大亦變司機、工廠工人。

聽着校歌 東南西北繞一圈

團隊另一成員John表示,村校校歌計劃令他接觸到不同年代舊生,訴說實在的本土歷史。他指出有四山公立學校見證國共內戰後難民湧至香港,國民黨軍眷聚集調景嶺一帶。該處成為有如九龍寨城的三不管區域,較為混雜,受訪舊生均表示有幸入讀學校,學習做人處世。至於當時政治氛圍,John說:「你可以見到一些時代變更。舊生有些會說現在中國發展得幾好吖,當時戶戶都掛國民黨旗,其實只是群體響應。掛了不一定很信,唔掛卻會被人話。其實情况跟現在社會一樣。」

「『新界』兩個字好像是一個歷史概念,印象是很偏遠。現在新界很多地方已經不是這樣,都不止是大自然,有很多改變。那其實他們以前上學會舞麒麟,有時沒錢赤腳上學,那些生活究竟是如何呢?」John說村校是獨特切入點,讓市民了解城鄉地域文化。今次展覽村校地點東、南、西、北圍繞香港一圈,將會播放舊生錄音,及重塑舊生形容學校環境的聲音空間。乍看八首校歌模式相似,雖然前半首是讚美環境,但後半首都是品德教誨,粵語歌詞亦不太合音調的,則與大部分城市學校無異。校歌立正,未知會否勾起觀眾自身童年回憶?二人望逐步收集全港村校校歌,建立完整網上資料庫。

「有你有我有田有山有水有意」村校校歌展

日期:2019年2月(詳情待公布)

查詢:www.facebook.com/FragrantVillage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美術/SIUKI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