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副刊時尚特別版

下一篇

鋼筆書寫不一樣工藝

【明報專訊】你有多久沒有執筆寫字?就算是工作關係經常處理文書的人,現在大多在手提電話或電腦,以鍵盤、手寫甚或錄音方式「打字」,少有真正拿着一支實實在在的筆書寫。可幸是近年書法成為文青潮流,大家重拾鋼筆及書寫的樂趣。劉偉傑(Danny)是本地收藏Montblanc鋼筆多年的粉絲,他不時借出私人藏品給品牌作展覽用,這次他跟我們分享自己與鋼筆的故事。

其實鋼筆不止停留在書法藝術層面,例如Montblanc便製作不少藝術文學主題、以精湛工藝製成的鋼筆,將書寫提升到另一層次。品牌除了推出日常書寫用的筆,每年也會按照主題推出限量系列,如音樂家、名人、傳承、大師傑作、藝術贊助、文學家系列,以及結合寶石切割、鑲嵌、手工鐫刻與金器工藝的High Artistry系列等。

早期系列實用 中期綴珍貴材料更華麗

「我收藏Montblanc鋼筆已有30多年,最早期是由146中型筆、149大班筆開始,那年代不少男士都喜歡以筆作為身分象徵。我記得Montblanc開始推出限量版鋼筆,應該是1992年的Patron of Art系列(呼應品牌同年設立Montblanc de la Culture Arts Patronage Award藝術贊助人大獎),然後品牌每年也推出一支限量版;同年Montblanc也開始推出Writer文學家系列,起初一年一支,到後來一年兩支,1995年開始,又加推限量888支的鋼筆系列;後來也有向名人致敬的Great Characters系列,包括Leonardo da Vinci、Albert Einstein、John F. Kennedy、Andy Warhol等。以音樂家為主題的系列,則有Beatles、Steinway & Sons(德國著名鋼琴品牌,後來在美國設廠)。」Danny的收藏非常豐富,粗略以每年增添兩至三支新收藏計算,他現時也有近100支鋼筆。

Danny解釋,Montblanc不同年代推出的鋼筆風格也有分別。「如早期的文學家系列,是傾向實用,即真正預買家以筆作為每日書寫的工具,到中期設計慢慢變得華麗,也提高了收藏價值……開始用上不同珍貴材料裝飾,例如昆蟲化石、不同顏色的石榴石等。到後來的High Artistry系列,更加令人『傾家蕩產』,由20多萬至30萬港元起跳。」他笑說,「我收藏中最抵買的是紀念A380飛機的Starwalker A380,限量300支,流線形筆身有3行鑽石呢,約2011年推出,價錢才20多萬港元!」

Danny早前出席品牌在北京舉行的High Artistry系列(向康熙皇帝致敬)發布會,High Artistry是品牌最高級的製筆系列,其中部分鑲上鑽石、藍寶石、紅寶石等珍貴寶石的設計,價格可高達一千多萬港元。收藏Montblanc鋼筆多年,Danny也留意到不同系列的有趣關連,例如他指出2018年的High Artistry系列設計便跟2012年以成吉思汗為主題的鋼筆設計有相關之處,兩者的筆蓋部分,同樣取材自戰場上的頭盔盔甲。

筆尖手工拋光 具8種不同厚度選擇

鋼筆歷史悠久,現時大家一般說的鋼筆,即墨水筆,是以前的沾水筆進化版。沾水筆在每次書寫時也需要不斷地沾墨水,鋼筆則是在筆桿內藏水性墨水,透過重力和毛細管作用讓墨水流到筆尖以書寫。最早期的蓄水鋼筆歷史記錄可追溯至10世紀,是直接把墨水滴進筆桿中間的空位,但缺點是容易漏墨。現代鋼筆改用可直接更換卡式墨水管的設計,但真正講究的鋼筆仍然採用抽墨式的設計,可細分為活塞上墨、吸墨器、壓囊上墨、拉桿上墨、真空上墨或更罕見的潛艇上墨等方式,簡單來說是利用空氣壓力,透過調整筆桿上的裝置減低筆桿內部貯墨空間的氣壓,再將筆嘴連桿放進墨水瓶吸墨。

Montblanc鋼筆的其中一個特別之處,是所有作品的筆尖均經過手工拋光。品牌也提供8種不同的筆尖厚度,可配合個人書寫風格選擇合適的筆尖,書寫時能更加流暢。Danny閒時也會至少帶兩支筆在身,「因為每支筆的特性也不同,部分是平時書寫用,有一些則是簽名時用」。但他笑言,收藏雖多但只有約20至30支是常用,除了書寫也用作襯衫。鋼筆以外他也有原子筆的收藏,例如Montblanc在1957年推出的第一支原子筆,他數年前在德國的拍賣會中以數千港元買下。早前品牌就這支原子筆推出粗一點的復刻版本,他也買來送給認識多年的醫生;另一支使用可換筆芯的Boheme,是他送給太太的禮物,因為那是Je t'aime情人節特別版,表夾位置有小小的心形粉紅色寶石點綴。這些筆雖然並非價值連城,但對Danny都是別具意義。

Danny開始留意筆,是因為自己也有練習書法,現時也會不時練字。除了練字,他也花不少時間保養。「因為不少鋼筆是金屬筆桿,要定期用抹銀、抹金布清潔。有一些使用過但不是長時間用的筆,也要清除鋼筆內的墨水,再用清水清潔。我自己使用鋼筆時也有一個小習慣,就是每次上滿墨後,都會刻意滴走兩三滴的墨,好處是讓貯墨空間內有一點空氣,減低鋼筆在不同氣壓環境時受壓漏墨的機率。」他邊小心翼翼地拿着珍藏示意一邊笑說,讓人感受到他對鋼筆的鍾愛和熱情。

文:Tung Cheung

編輯/梁小玲

美術/謝偉豪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