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3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華德物語﹕醫療保險制度的重要

【明報專訊】大家好!新年快樂,祝願各位健康常樂!過往一年裏,華德一家沒少往醫院裏跑,甚至在平安夜也在醫院裏度過,故深明健康是一切之本,衷心希望新一年能好好過日子。有時候,我看到香港的新聞也會感慨萬分,在公立醫院的牀位難求,醫療需求之大令醫護人員應付不來,也是我親身體驗過的。當政府不斷撥出公帑支付大白象工程,卻不願意增加醫療撥款,不少人都為這抱不平,但民心所向似乎都無力改變這個政府的政策呢。

德國召急救 醫生須隨行

在這分享一個親身經歷,某晚深夜,華德妹妹醒了要喝夜奶,我在餵奶的同時察覺華德的房間傳出奇怪的喘氣聲音,我過去查看時發現他在抽搐,不知所措的我唯有叫醒華德爸,然後在清晨四時我們叫了第一趟救護車。不到五分鐘,救護車和救護員到達,然後更來了醫生!對了,德國的急救行動必須有醫生在內!他為華德注射急救藥物,救護員在輔助醫生的工作,同時又問我和華德爸有關華德的相關資料。然後就把華德送上救護車,並讓我跟車,華德爸就帶着妹妹駕車隨後到兒童醫院。接下來「我們」留院的幾天,就是接二連三的腦科檢查,排除了腦瘤,只發現華德的腦袋曾經出現損傷,形成過血塊。然後,「我們」被轉介到波恩的大學醫院,為華德做更多腦內血管造影檢查,後來還是沒有新的發現,最後,醫生讓「我們」回家去,說有可能只是偶發性的抽筋。

家屬牀鋪膳食安排妥善

這家兒童醫院為病人家屬準備了獨立牀鋪和被褥,也發膳食券安排一日三餐,我只需自己到飯堂領取,然後當然要自行把餐盤送回飯堂去,因為病房護士只管孩子們相關事務,我們家屬就理應自己搞掂。不諱言,華德媽相當欣賞這種模式,充分體現德國人獨立自主不麻煩別人幫你執手尾的精神。後來,我有幸體驗到香港公立醫院兒科病房的服務,首先是急症室三至八小時的分流和等候,上病房是在超過二十個小孩加上二十個家屬的大房裏停留,家屬只有椅子一張,沒帶外套者需自求多福,可幸的是醫護人員在壓力爆煲的環境下仍專業盡責。

聽過我這個分享的媽媽們都立刻以羡慕的眼神說,德國的福利真好!事實上我不想比較德國和香港太多,德國當然也有讓納稅人抓狂的大白象工程,我指出的是醫療保險制度之重要性,德國政府一早把醫療費用交給人民和保險公司,故這裏沒有公立和私立醫院之分。人民在德國生活就必須自己購買醫保,有貴有廉,我買的是學生醫保(因為我在讀碩士課程),所以我的保費只是每月90歐元,但我和兩名孩子都受全面保障,而華德爸的保費則需200多歐元。我認為政府能有如此遠見也是人民的福利,一個政府不能只為土地發展和商業利益作考慮,像醫療制度方面也需改革來滿足人民所需,這次分享到這兒,下次再談在德國的育兒經驗。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文﹕華德媽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3期]

相關字詞﹕名人kol 華德媽 華德物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