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自述:城與創作

【明報專訊】編按:本版訪問幾番提及梁偉洛的新作《幻城》(立夏文創出版,2018),亦幾番提到城市與作家與作品之間的相互影響,現引錄《幻城》〈後記〉一章,觀摩作家在此城創作和出版此書的歷程。

過去幾年,我城發生過不少衝突、動盪,甚至有人形容是暴亂,這些事件就像幻城的天幕層層下壓,對我不無影響。我把我的不安、思考和懷抱的希望寫進小說;有時覺得,撇開小說,我就不懂得表達情感和想法了。

二○一三年,上一個小說系列結束後不久,這本書的構思便出現了。第一個闖進腦袋的故事是〈守城人〉,那時只是單純講述作者進入小說世界的故事,完全想不到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這小說我寫了好幾個版本,主要是在粵文和書面語之間切換,有試過全書面語的,也有全粵文的,也有用兩者作出不同配搭的,花了三年嘗試。我念念不忘的是清末民初的粵語文藝作品,也許日後還會寫一些全粵文的小說。

我要多謝關夢南先生、黎海華女士,還有譚穎詩和關天林,因為他們來邀稿,〈阿果的線上和線下生活〉、〈幻城的四季〉、〈怕醜草〉、〈幻城〉和〈想死〉才能在《中學生文藝月刊》、《阡陌》、《字花》和《別冊》上發表。

鄒文律在創作和出版的過程中給了許多寶貴意見,是他鼓勵我在〈守城人〉的基礎上把小說發展成長篇,才有了上述的五個小說。

謝謝花苑創作的封面。謝謝力奇和羅樂敏。謝謝徐焯賢在出版過程中的幫忙;還有董啟章先生和潘國靈先生的意見和鼓勵。

二○一八年九月颱風前夕

文‧梁偉洛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