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未來城市:燈飾消失了 彌敦道怎麼說

【明報專訊】住九龍的你應該記得,每逢聖誕,彌敦道連綿數千米的燈柱掛滿一串串燈泡。

在彌敦道和亞皆老街的十字行人路,四面銀行匯豐、恆生、上商、花旗大廈玻璃外牆閃爍着大型燈飾。

但後來彌敦道的燈飾「不見」了。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神情憂傷:「以前滿街燈飾是繁榮象徵,但今年連彌敦道都無晒燈飾,其實好悲涼,香港人沒有了優越感。」

小商戶:佔中之後無燈飾 料因經濟

記者周五下午訪問了彌敦道20個小商戶,大部分都說近5年彌敦道燈飾消失了,「以前馬路中間的石壆位燈柱會吊燈泡,不過這幾年不見有,可能政府無乜錢啦。 本地人好失望,見不到燈飾會唔開心㗎。」太子泰昌玉器周太開店已十七、八年了,她說今年經濟很差,生意比SARS時差很多。

甚至有3個小商戶說似乎在2014年佔中之後,就不復見燈飾。亞皆老街報紙檔陳先生說:「四五年無見燈飾了,好像是佔中之後沒有燈飾了,不知是不是佔中後政府不肯花錢?」在永星里做了20年百貨公司店員的余先生則說:「最多燈飾是佔中那年,之後都無再有,幾可惜㗎。」金馬倫道電子用品店李先生惋惜:「今年咩(燈飾)都無,以前都有啲嘢吊吓,今年直頭無。」

彭志銘:警惕民族主義壓倒普世價值

彭志銘在聖誕節晚途經彌敦道,發現全街「黑鼆鼆」,於是在fb發文怒斥:「匯豐、恆生燈膽都無一粒,佢哋無錢裝置?嗱!區議會花一億幾千萬去起個水池都有錢,令全城喜洋洋,會無錢嗎?只不過,班奴才為配合共產黨無神論的『去聖誕化』,咪由得香港變死城囉!睇住我城沉淪,心痛極!」惹來網民熱議。他接受訪問時說聖誕燈飾以上世紀80年代最為璀璨,因為那時是全香港最繁榮的時代,「80年代4座銀行大廈都鬥(競爭)的,不止掛燈泡,外牆燈飾花樣除了聖誕樹、聖誕老人之外,它們都會動的,例如聖誕老人雪橇上下動,亦可能是向前走緊或向上爬緊,有好多種設計和類型。」他認為聖誕燈飾除了是香港繁榮象徵,更加是香港人的一份優越感,「不止全個亞洲區,香港的聖誕燈飾是全世界最靚的」。

他猜測彌敦道燈飾消失或基於兩個可能,一是政治一是經濟。「兩樣都是不好的,無晒燈飾反映經濟好差囉,連銀行都唔整喎,仲有咩人有錢整?因為政治不整就更加悲慘,『習帝』去年開始不讓人過聖誕,上年更有大陸民眾走入商場打假的聖誕老人,今年內地慶祝毛誕,代替聖誕。今年無燈飾,可能是好白癡的區議員,話將錢留在七一和國慶,這些是好狹隘的民族主義,聖誕節是普世價值,給這些狹隘的民族思維去駕馭這件事就更悲涼。反映中共潛移默化洗緊腦,只慶祝國慶和七一,不容許西方文化,這件事才最大鑊。」

「𠵱家嗰社會謝晒」

「最弊是七一燈飾和十一燈飾是好娘的,不如不要整。」他指着天橋上搭有竹棚,展示着老套的聖誕老人與大紅色聖誕快樂字樣的燈飾嫌棄道。「香港日後不會無晒燈飾,但會無晒希望,以前我們有優越感、有希望、有國際視野和普世價值,個人都醒啲,但現在長時間工作,搵好少錢無希望,整個社會謝晒。你在心理上、政治權利及工作權利上失去依傍,半夜三更都要開工,人是疲倦的,無晒動力再搞嘢(創作)。」

區議員:燈飾無減少

油尖旺區議會節日慶典活動統籌委員會燈飾小組負責人鍾澤暉區議員接受電話訪問時就強調,彌敦道的燈飾並無減少,「我們每年聖誕在油尖旺區主要做8至10個燈飾地點,根據電力供應或位置提供,決定在哪裏放燈飾,多數會放在有區議會標誌的園圃或政府建築物外牆,或過路的政府用地」。今年沿彌敦道展示燈飾的位置共兩個,包括彌敦道及加士居道交界的地圖銷售處屋頂,以及彌敦道與荔枝角道交界、近始創中心的油尖旺區議會區誌花園。

「我做了3年燈飾小組,過去聽同事說,之前旺角道行人天橋有燈飾,但因為這幾年有工程所以我們做不到。至於說早年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匯豐銀行和惠豐中心有燈飾,區議會這兩年都研究過在這個位置做燈飾,但由於電力供應問題而告吹,因為我們要中電幫手做個電箱,但設電箱需時6個月至1年,我們籌備時間只有幾個月,所以暫時未處理到個電箱。」

運署取消燈柱吊燈

「至於燈柱吊燈,我們都有理解為何早年會被取締了呢?原來是運輸署擔心道路兩旁有閃爍的燈飾會影響交通。因此,小組接受建議取消了燈柱吊燈,而我們都知道有些區都因為同樣原因取消了燈柱吊燈。」

在油尖旺區長大的鍾澤暉斬釘截鐵說匯豐銀行和惠豐中心過路處有燈飾,以及燈柱掛綵燈串都肯定是十幾廿年的事。恒生企業傳訊部回應稱,旗下物業近10年間均沒有裝設外牆聖誕燈飾。花旗企業傳訊部則稱他們是惠豐中心的租戶,無權在大樓外牆裝設燈飾。而匯豐和上海商業銀行則未有回覆。鍾又強調和響應內地抵制聖誕節無關,「對我們完全無影響,我們基本上,燈飾傳統只做聖誕和農曆新年,在燈飾相同位置將聖誕快樂變恭賀新禧,聖誕老人變財神。油尖旺區七一和國慶是沒有燈飾的。」

區會主席:諉過政治是上綱上線

油尖旺區議會主席葉傲冬亦說將燈飾和政治扯上關係的言論是上綱上線:「區議會自己辦公室樓層都有聖誕佈置,不涉及公帑,是我們自己出錢的。而且,和佔中無直接關係,我們區議會甚至和商戶一起舉行人和唱旺油尖旺活動,希望吸引市民和旅客來油尖旺消費,市道真的差了,但我們因此花更多的錢和力氣去吸引人流。」葉傲冬指佈置節日燈飾程序包括,一般在每年年頭經內務會議商討整體撥款,之後跟足條例拿報價,再按撥款數字揀選承辦商。如果金額超過某個數要再去區議會大會通過,「批給燈飾的金額從來無少過」。

油尖旺節日燈飾撥款百萬

油尖旺議會19個區議員中,11人有建制背景。翻查區議會文件紀錄,小組在2018年獲油尖旺區議會撥款110萬元作節日燈飾之用,金額與去年相同,2016年則為84萬元。葉透露每年都接到市民反映燈飾少了,不止是彌敦道,「始終我們每年掛燈飾會改變一些地點,去年在我家門口,今年消失了,自然會以為燈飾少了,尤其彌敦道咁長。但我都會代小組成員去接受這個市民的意見」。

文//彭麗芳

圖 // 賴俊傑、網上圖片、資料圖片

編輯 // 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