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星期日現場:在劏房 販賣溫柔的小弟老弟

【明報專訊】走進佐敦唐樓,住宅單位被劏成數個房間,面積只夠放一張單人牀,以及細小殘舊的淋浴間。這裏的無牌賓館日租五百元,對從內地來港的東東(化名)來說,是最能夠負擔的價格,旁邊是普通民居,還有便宜的非法食堂,每個碟頭飯只需二十多元。他年約三十歲,來自內地二線城市,與不少農民工一樣,離鄉別井到大城市,處處無法容身,但沒想到賣淫才是出路。我跟三個同樣來到香港的他談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