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2018最令人白眼的人與事

【明報專訊】今年,有兩個人反白眼反到成名。內地女記者梁相宜在全國人大反白眼,被美國《紐約時報》評價為「史詩級白眼」。香港亦有代表,律政司長鄭若驊日前見記者,毋懼現場直播,對着攝影機態度強硬兼反白眼。其實,今年令人反白眼的又豈止兩件反白眼事件?我們找來不同界別的人談談2018年最令他們反白眼的事件,以及令他們最常反白眼的人。

文化界

陳寧(作家)

事:其實都無咩係難以置信啊,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白眼已經反無可反。

人:/

朗天(文化評論人)

事:一定是港珠澳大橋,都是大白象工程,有港人卻覺得那是祖國偉大工程,走去試用、自拍,本身就是荒謬到無倫。兩大基建啟用還有高鐵,出現漏水還是可以啟用,交通時間也不算短,卻標榜快捷方便,特首林鄭去港珠澳都坐船回港,也不信自己口口聲聲說得多厲害的基建,O晒嘴,反晒白眼。這些明顯以前沒人會ok的事,現在大家卻看慣了。用的人不多,仍在吹噓、叫好。都是後真相,沒所謂真理,大家只相信自己所想的,不停repeat又repeat就變成「真相」。

人:鄭若驊,她首先向我們反白眼。今年幾乎沒有一個權貴是似樣的,不止香港,全世界也是,Trump也不停反白眼,媒體都常常捕捉到那些樣子,我們看到很多權貴對媒體、人民反白眼,我們被迫亦回報以反白眼,他們覺得自己有權力等等,就看人不起,沒尊重人。因為我們沒被尊重,亦傾向不尊重人,於是互相不尊重,上有好者下有甚焉。

財經界

張一鳴(地產分析員)

事:特朗普鬧聯儲局加息太快,是因為低通脹。但低通脹是假的,因為通脹是沒有反映資產價格上升,這是自己呃自己。

人:特朗普,說話不顧邏輯,亂來。

保育界

羅雅寧(中西區關注組召集人)

事:最近一單小事,又好氣又好笑。上環城皇街石梯突然被路政署髹了黃油,社區很努力爭取保育這些地方,如市建局擱置重建卅間,會保育,冷不防路政部門卻這樣去塗防滑砂,沒考慮老街、古蹟,當一般公務去做。現在回看是好笑,但第一眼見到反晒白眼,這反映保育工作在政府各部門要有溝通,不然社區縱使多努力,部門也會無心做出這些事。

人:鄭若驊或林鄭,因為法治對香港來說非常重要,我們一直說要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法治是其中一件最重要的事,但鄭若驊被委任為律政司長,首先被發現其身不正,爆出僭建風波,最初隱瞞不認,後來又說沒有留意,作為法律工作者,這是完全無可能的。最近宣布不處理梁振英的案件,甚至僭建只有她的丈夫被檢控,這些都看出香港的法治已一步一步栽在這些人手中,真係反晒白眼。而林鄭在北京述職時那種討好上面的嘴臉,加上鄭若驊事件,以至對其他議題如DQ事件,都將選舉主任推出來回應便算,沒向大家解釋。

社福界

周永新(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事:政府無檢討到社福界「一筆過撥款」制度。林鄭做社署署長時推出「一筆過撥款」,改變以往實報實銷,而是政府給予一整筆錢NGO,不理會NGO如何使用,出現NGO肥上瘦下的情况。特首上場時提過檢討,但年半過去,似乎沒有聲氣。另外是貧窮問題,羅致光一口拒絕檢討綜援水平,社福界好失望。

人:林鄭月娥。她的施政報告整個理念不清晰,回應不到市民的住屋問題。

工程界

黎廣德(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

事:馬時亨說政府能容忍無能的人,但無法容忍不準確的報告。他是踢爆了政府官場千瘡百孔管治問題,政府為維護自己人,全部事情都可以接受,是2018年最經典的醜事。

人:林鄭月娥。她說的每一樣東西都好難頂。

環保界

劉祉鋒(綠惜地球總幹事)

事:廢物統計報告成績「肥佬」。環境保護署早前公布2017年廢物統計報告,每人每日平均棄置1.45公斤垃圾,達不到黃錦星目標的人均1公斤。但是政府其實是做了好多動作去減廢的,包括2000萬回收基金、大WEE廠落成等,代表政府的政策失效。

人:沒有。盡量不要不喜歡人,我只是批評政府政策。

何漢威(綠領行動總幹事)

事:土地大辯論。我們團體和不同持份者給了很多意見,提出很多方案,包括優先使用棕地,高爾夫球場,好多土地可供即時使用。我們很早已和黃遠輝說填海是放到最低的選項,竟然在林鄭月娥施政報告推翻整個社會做的土地大辯論。證明政府不是有心諮詢,咁大規模的諮詢都是做show,我們會好失望,反白眼。

人:都是林鄭月娥。好多政策以她為首,她要為整個政府負責任。

民間研究界

陳劍青(本土研究社成員)

事:港大研究提出填平船灣淡水湖。難以相信有人這樣看輕水塘對香港的價值。而這個概念更成為林鄭月娥成立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研究的項目之一,是2018年數一數二的無稽事件。另外,日前政府宣布支付300億給新世界興建啟德體育園,還送贈25年專營權,簡直是全世界最好的大茶飯。

人:黃元山。團結香港基金的廣告經常在fb出現,黃元山經常在廣告中說歪理,包括棕地零散、收地複雜,但都被我多次反駁,但他仍然重複重複地說歪理、宣傳式洗腦。

黃元山(銀行界人士)

事:暫時仍然想不到。

人:/

政治界

黃國健(立法會議員)

事:高鐵一地兩檢被泛民說成是割地兩檢,好離譜。在辯論過程中,泛民常常說西九站會有公安突然衝出來,聽到令人頭擰擰,幸好市民不相信。和泛民參觀西九站走火通道時,他們又說公安可以在走火通道自出自入,真的好離譜。

人:有是有,但我怕點名出來,傷感情。

毛孟靜(立法會議員)

事:我特別反白眼的,是一件原本可以迴避的事,不需要發生,就是在村代表選舉中DQ朱凱廸。因為我從官場聽來,政府其實不是很想DQ他,但要承接由北京掟落來、有關港獨的紅線,除非百分百五體投地般反對港獨,即使如朱凱廸只支持港獨作為一個選項,都說不收貨,政府完全出賣香港人,亦搞到騎虎難下。

人:林鄭,有時電視close up拍到她,沒有反白眼,但眼白多到呢……不說北京,朱凱廸事件在香港最後拍板的是誰?還不是她?

影視界

田啟文(田雞,演員)

事:道具鈔被控告事件。令我覺得好費時失事,雖然最後我們勝訴,對整個業界都是好事。

人:我的學生,不是一個人,而是有十個八個。

文//彭麗芳、曾曉玲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