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芭蕾跳出貝多芬矛盾

【明報專訊】一八二七年三月二十九日,奧地利劇作家Franz Grillparzer在他給好友貝多芬的悼辭說:「他死了,但也將永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