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下一篇
上一篇

沙發薯﹕誰住公屋 誰住豬欄?

【明報專訊】ViuTV的節目《人住公屋我住公屋》,令香港人看得心理不平衡。

電視台請來幾個嘉賓,包括曾鈺成、長毛梁國雄、林一峰林二汶兩兄妹、黃秋生以及盤菜瑩子,走訪新加坡、奧地利、西班牙、丹麥、法國和日本,參觀當地的公共房屋,了解不同國家的公屋政策和環境。隔籬飯香自然是預料之內,但用這些地區來與香港的公屋比較,實在對觀眾太殘忍。

無論是行福利社會的幾個歐洲國家、公營房屋不受國民歡迎的日本,抑或與香港同樣有土地問題的新加坡,沒有一個地方的公屋不比香港大和舒適,沒有一個受訪的公屋居民不對自己的家感到驕傲。嘉賓們都對那些房屋讚不絕口,黃秋生更感慨「看人家的家愈漂亮,愈覺得自己的地方醜陋」。相信不少香港觀眾都像筆者一樣,收看節目期間一邊羨慕人家的家庭真可愛,一邊打量自己處身的那個蝸居,口中聲聲粗口,心中暗暗淌淚。

人比人比死人,但人家的公屋不但環境比香港大得多,設計更以人為本,最重要是居民能在屋邨中參與不同的角色,或是共同種植,或是擔任屋邨的保長或娛樂大使,令他們對社區有強烈歸屬感,公屋成為他們安居的地方。此外,節目走訪的幾個國家,不少公屋都是由私營地產商或非政府組織興建和管理,不但能減輕政府的負擔,亦能為居民提供更多選擇,而承建商亦能從項目中獲得合理利潤,可謂是三贏局面。

事實上,香港也曾有出色的公共屋邨,例如華富邨、愛民邨、勵德邨,甚至由私人公司參建的大坑西邨等,都曾是不少人的理想居所,甚至是外國參考的範例。但近年公私營房屋比例愈發不合理、人口政策愈發失控、城市規劃愈發機械化,現在公共屋邨變得愈來愈擠迫,配套亦比以往差,加上屋邨以微觀方式管理,大廈的出入口都被重門深鎖,莫說在走廊學踏單車踢足球、老伯們穿梭各樓層賣白糖糕磨利刀磨鉸剪等屋邨回憶不再復見,居民也不感覺到屋邨是自己引以為傲的家園。

住屋環境成了城市之恥

從何時開始,香港的住屋環境成為這個已發展城市的恥辱?為什麼公屋居民抱怨環境雜亂配套差,租住私樓的居民抱怨租金貴單位細,還有大量寄居於工廈劏房等惡劣環境的新舊香港人,可能守候到白髮滿頭也上不到樓?為何地產商可以毫無良心狂起納米貴樓牟取暴利,政府卻無動於中?答案我懂你懂大家都懂,縱使政府和地產商掩耳盜鈴,也不能推卸責任。這個令社會撕裂的傷口,並不是明日後日填幾多個大嶼可以彌補。

近日乘車經過海底隧道,看見某個風水師推出運程書的廣告,點題的那句是「無論世界怎樣變,先變好自己」。突然記起數月前他曾在某專訪中提到「大批內地人會湧到港,香港人不習慣就只有離開,或者適應,這是個交換的過程」、「只要心理上習慣災難,就能駕馭災難,不怕災難,香港人是時候要習慣了」。在香港這個日益荒謬的城市,面對發豬瘟一般的時勢,大師叫我們不要再祈望可以改變世界,應當如華仔常言道「風景不轉心境轉」。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習慣成為被豢養的港豬,那麼就算是住在公屋或天價納米劏房,甚至住在豬欄也可當成樂土了。

文:梁慧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