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星期日文學‧孟浪:我們的鬍子,飛走了

【明報專訊】選了一個日月重疊的好日子,十二月十二號,孟浪飛走了。我心裏不舒服,但我知道,不是悲傷。死亡是每個人生命中被預先注入的、固定的程序。愈是優秀的人,他造成的悲傷含量愈小。那不是世俗的情感斷裂,而是整個世界小規模的坍塌。那麼多的才華、悲憫、壯烈……突然消失了……丟給我們的是一種瞬間的抽離、忽然的空洞、無法彌補的殘缺,就像森林中突然倒下一棵大樹,一個圓柱形的通天虛空,莫名其妙地呈現……只有當這個人猛的倒下時,我們才知道他曾經佔據了多麼大的空間。

相關字詞﹕文學 詩人 徐敬亞 孟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