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movie chic movie style:《燒失樂園》:神秘莫測的殘酷青春

【明報專訊】「我常常放火燒掉柴房。奇怪嗎?」村上春樹在短篇小說《燒掉柴房》讓當中角色說了這番話,故事卻從來沒有人放火,奇怪嗎?這個謎團,李滄東在《燒失樂園》(Burning)嘗試用自己的方法解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