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物

下一篇
上一篇

後記:青春無悔——笨豬仔不談情勤學習

【明報專訊】Dave說自己在香港中文大學念藝術和在日本修版畫時,都是由早到晚待在畫室,於是問他怎麼不去拍拖?他答得趣怪:「就是笨豬仔囉!那時太投入了,什麼也不理,只管畫畫。但確是有幾個女生好似對我有意思,還有一個是師姐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