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上一篇

文學‧畫外音:你的閱讀如何

【明報專訊】談論如何閱讀,我本想稍微改動耶穌的那句名言:「你的閱讀如何,你的言行也必如何。」但對很多人來說,「言行」應該改為「生活」,可是生活中最能彰顯個人品質的是言行。然而這又是很難維持的,一想到周遭總是衝突的火藥庫,傑出的言行似乎派不上用場。

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求諸心靈的質素,因為如何閱讀的確會影響你的心靈。

著名作家卡爾維諾曾舉行一次講座,題為「為何閱讀經典」,很多名家也鼓勵大眾閱讀經典。所謂經典,就是值得你一讀再讀的書,也是曾讓很多人有所得着的書,值得投放時間細讀。

不過年輕時閱讀經典不會有什麼得着,年長時再讀才會深有體會,例如《唐吉訶德》這類長篇小說。可是,世上有那麼多的經典,應該如何選擇、取捨,卻是一個大問題。

應該先選擇你有興趣的範疇,尋找與你感興趣的著作或作者相關的資料,然後順藤摸瓜,閱讀其他相關的作者或著作。比如你是唸物理的,你可以先讀牛頓、伽里略,然後順帶閱讀伽里略與女兒的通信,或其他自然哲學家的著作、日記和通信。

如果你喜歡尼采哲學,你不單要閱讀他大部分著作,還要閱讀海德格、德勒茲或巴塔耶等對他的討論。

文本背景的重要

你還要帶着一種問題意識去閱讀,比如你是關注社會公義、土地或貧富問題的,閱讀馬克思的時候也許心裏要帶着幾道問題,例如人與土地的關係應該怎樣,什麼是勞動,為什麼要有金錢。

想到這些問題,你可能又會連帶閱讀齊美爾的《貨幣哲學》或托爾斯泰的《一個人需要多少土地》。這些問題,會在人生不同階段反覆浮現,不一定有答案但一定帶來啟發。

可是真正的經典往往也難以讀懂。詮釋學鼻祖施萊爾馬赫,解讀聖經時提出「詮釋循環」,即既從文本細節,亦從文本的背景,反覆交替閱讀,這對於閱讀來說很管用。可是以我和朋友舉行政治哲學讀書組的經驗,被奉為圭臬的經典,在字裏行間也是令人費解,例如高舉數學的柏拉圖在《理想國》的其中一段裏,運用數學平方根列出哲人王(理想國統治者)的公式。

我們不是他的學院派弟子,當然不明所以,但我們可以思考為何他會這樣想問題,也許我們會很粗淺地想到,要成為完人,到底背後有沒有公式,還是由生活經驗建立。

閱讀不一定會令你名成利就,不一定能幫助你寫成一篇改寫科學發展的論文,也可能對心智產生副作用,然而如果你反覆閱讀,反覆思考,那些反來陌生的事物,也會啟發你的心靈。

我深信真正的閱讀必定與心靈、意念產生作用,而你的心靈如何,你的人生也必如何,因為外在的財富和社會政治狀况都無法改變一個人的心靈。

文‧彭依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