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星期日現場:防止不可逆轉的改變 科學家反對生殖系細胞基因編輯

【明報專訊】2018年11月26日,在香港舉行第二屆人類基因編輯國際峰會前夕,南方科技大學教授賀建奎宣稱首次對人體胚胎進行基因編輯試驗,兩名接受基因編輯而使得CCR5基因突變的雙胞胎女孩降生,消息引發全球科學界壓倒性的反對。在其後的峰會上,賀建奎發表試驗結果,其數據和操作經過,不但肯定他的研究在科學上有巨大缺陷和明顯的安全風險,更確認這種研究有違倫理底線,當前應該禁止對人類生殖系細胞做基因編輯(germline editing)。

2015年,世界多國學者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的第一屆基因編輯國際峰會上達成共識,發表聲明強調「禁止使用人類生殖系細胞(包括精子、卵和早期胚胎)做基因修飾和編輯」。反對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對基因了解不足,對基因進化的過程以及有多少未知的功能等問題尚存疑問。更重要的是,我們還無法預判:經過編輯產生的基因變異,通過生殖系細胞傳入人群後,將對人類造成什麼影響。

基因編輯只限個體治療

基因編輯試驗不是新事,但是只限於對個體作治療性的「體細胞基因編輯」(somatic editing)試驗,這種治療臨牀獲益大於潛在的風險,能夠滿足臨牀需求。但是當下,我們不允許對生殖系細胞進行基因編輯,並要盡可能避免風險,防止以基因驅動的技術可能對人類造成不可逆轉的改變。科學界在倫理上也還缺乏共識。

賀建奎事件進一步提出兩個問題。首先,在科學性不足和不充分的時候,應該如何避免不可逆轉的危險操作;第二,什麼情况下可有限度地接受對生殖系細胞進行基因編輯。

峰會香港召集人、分子遺傳學家徐立之教授對筆者說,要避免做不可逆轉的危險操作,首先應該讓研究者對潛在的危險作充分討論和警醒,在科學共同體的溝通下形成倫理的規範和共識。這次峰會組委會選擇讓賀建奎在會上報告研究資料,也是為了讓問題充分的暴露出來,以引發更深刻的反思、防止類似惡性事件重演。

徐教授也指出,因為技術尚未成熟,我們暫時還不能接受對人類生殖系細胞進行基因編輯。而當我們對基因功能了解到足夠深刻時,對於一些無藥可治、危及生命的遺傳病,能否對致病基因進行生殖系細胞的基因編輯以切斷它們在人群裏的傳播,那時候,我們必須拿出充分的證據公開討論,形成科學的共識後,才能以合理的方式開展試驗。他說,毋庸置疑,我們現在離那一天尚遠。

文//劉新星(北京大學生物學博士、《知識分子》特邀評論員)

編輯//曾祥泰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