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回程展緯,人心真的冷漠嗎?

【明報專訊】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鄉郊代表選舉被裁定提名無效,又一個「選舉主任」出了名,相片上了報。程展緯看見了被以「隱晦地支持港獨」取消資格的當事人的委屈,還有路人的冷漠。政府官員則由特首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都堅持合乎法規,聶德權稱,要入體制就要擁護《基本法》。

一般市民可能看今次是又一DQ事件,而擁護基本法首要明顯是遵守基本法,但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指出,這是第一次將DQ延伸至基本法第104條中列出的公職以外的崗位,因鄉郊代表不在其中,「不太知道將來還可以再延伸到什麼範圍」。他指政府提出的理據亦較以往闊,以「隱晦地確認了他支持獨立是香港人的一個選項」詮釋朱凱廸的回應,由於未有規範,存在濫用權力的灰色地帶。

張達明稱陳浩天被拒參選新界西直選案例中,選舉主任否定他真誠擁護基本法,而法官區慶祥判決對此予以肯定,立下了先例。雖然如此,他指高等法院的一審裁決,嚴格來說沒有法律約束力,「只有上訴庭和終審法院的判例,才具有法律約束性」。而且,陳浩天的案例只針對立法會議員,亦未能直接延伸處理第104條所列明以外的其他公職,「法庭還有幾單DQ案裁決需要處理,這方面的法律,我始終相信,法庭慢慢會有多些案例去釐清」。但他批評,法庭處理過往的選舉呈請進度過於緩慢,「這是很有問題的,令法律很不穩定,也好像助長了政府可以為所欲為,因為當DQ了你,發覺法庭沒有一個有效機制可以盡快處理這些個案。從某個角度來說,政府就覺得贏輸都好,先DQ你。可能幾年後才有結果,中間隔了一段很長時間,就算你最後贏了,都未必可以實際上做到議員,其實完全不理想」。「當大家都不知道怎樣,政府就更加覺得做了第一次,就做第二次,現在大家都不知道政府條紅線可以再拉到幾闊」。

遲來的公義等於公義被剝奪

對於聶德權近日回應指加入體制必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又指「若有質疑或疑問都有上訴機制,就是選舉呈請尋求法院裁決」,張達明認同香港暫時仍有法庭把關,但他認為這並不代表政府可以為所欲為,「錯了就交由法庭糾正這種態度,要搞清楚是不是有權這樣做」。他期望法庭能盡快處理相關的選舉呈請,盡早有權威性的評論的判例,釐清法律情况,「法律上有個說法『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即是遲來的公義,或者公義受到延誤,等於公義被剝奪」。

就DQ朱凱廸我們曾嘗試聯絡另一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但不果。

回答藝術家程展緯,市民是否冷漠了?我們請教了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他認為,今次DQ朱凱廸嚴重性比之前DQ劉小麗或其他立法會議員大很多。「今次DQ性質不同,立法會議員要直接和政府溝通和從事與公眾有關事務,政府固然可以管。但今次鄉郊代表行政層次上比較地方,政府是不是要管到這些東西?政府管理的權責又去到哪裏?這條紅線是前所未有的情况。」

雖然是更嚴重,蘇鑰機卻感覺到香港市民對朱凱廸被DQ事件的態度較為冷漠,「可能大家都對DQ習以為常,亦覺得反映都無用,從市民角度,反對又如何?以前會上街、簽名,但又沒有作用。」

不過,他續說:「市民不是沒有意見,而是無什麼途徑可以表達自己看法。(民怨)累積起來可能會存在暗湧,因為大家可能好不滿,但不知什麼時候浮現或爆發。」

文//潘曉彤、彭麗芳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