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下一篇
上一篇

年過半百舞照跳 多變時代 不變堅持

【明報專訊】出生於陝西的舞者喬楊十二歲開始學習跳舞,四十多年後,她仍繼續舞着。「我小時候跳中國舞,二十三歲跳現代舞。我從沒想過自己四十歲還在跳,到了四十歲時我沒想過五十歲時還在跳,現在我五十四歲,不但繼續跳,還想去嘗試不同的編舞作品。」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也將邁入第四十年,二○一九,台灣編舞家周書毅和喬楊透過獨舞《Almost 55 喬楊》將個人與舞台、舞團的故事呈現給香港觀眾。

鍛煉幾十年如一日

二○一六年,周書毅來城市當代舞蹈團交流,他知道這裏有一個資深舞者,上課時他又發現有一個人跳舞的感覺跟其他人不同,那個人就是喬楊。接觸之中,周書毅萌生創作《Almost 55 喬楊》的念頭,這亦是喬楊第一個獨舞作品。周說:「我們是碰了面、吃了飯,聊的時候才發現:怎麼那麼多故事?」二○一七年冬,喬楊回鄉探親,周書毅也去了天寒地凍的陝西寶雞,「我去是因為那裏如果是她跳舞的一個起點,如果起點我沒有看到,就好像lost了一個東西,所以我決定要先跑一趟寶雞」。

喬楊講述她幾十年如一日的舞者日常:「我每天都是家到公司,再從公司回到家。早上六點半左右起牀,八點出門,九點之前到公司。九點到九點半是熱身,然後老師來上一個半小時的基礎訓練課。」喬楊的堅執讓人感動或者感慨,旁人看來也覺得苦,甚至陝西家鄉曾一起學跳舞的同學也對她說:「你怎麼還跳,你都多大了?多辛苦啊!」每當這時喬楊就會問自己「真的辛苦嗎?」她回答得肯定:「跳舞有時候在一個很累的moment你會覺得辛苦,實際上整個過程是享受的。如果你不喜歡,怎麼會堅持呢?」

既是編舞又是舞者的周書毅談到喬楊的故事對他的刺激,說道:「環境一直在變,但『不變』又是怎樣出現的、這樣的性格是怎樣出現的?我會因為受傷而停止跳舞,我會看見身邊的人成家立業而停止。各種客觀因素,都可以結束人生的選擇。」周書毅看見在這個多選擇的時代下,有一個不停止的動力在堅持。「在亞洲,看待舞者都是很年輕化的一個表演狀態,一提到舞者就是『熱力四射』,其實舞者跟電影演員有一處相通,不同歷練的演員帶給你生命不同的光彩。」

被遺忘的舞者?

喬楊二十三歲在廣東省舞蹈學校現代舞班學習現代舞,這是中國第一個現代舞班。一九九六年,她進入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她不認為自己見證了這個領域的變化,但亦有一些觀察和看法。「現在的年輕舞者進團一定是因為喜歡跳舞,但有一點我覺得他們不夠專心,這個社會太多選擇和誘惑。現在資訊多了,他們有很多想法,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我要是生在這個年代也可能跟他們一樣。但畢竟我生在一九六○年代,我見過、經歷過最艱苦的時代,六十年代在鬧饑荒;現在我又見到最好的時代,相對來說我就比較會珍惜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工作。懂得珍惜人一定不會白活、也不會遺憾。」

現在關於喬楊的新聞並不好找,其實早在一九九○年,喬楊和搭檔秦立明獲得了法國第四屆巴黎國際舞蹈大賽「現代舞雙人舞金獎」,這是中國現代舞第一枚國際金牌。作為進入中國舞蹈史的舞者,怎麼會被內地舞蹈雜誌的主編稱為「被遺忘的人」呢?喬楊說:「他們認為內地像我這樣的應該非常有名,像楊麗萍一樣,什麼叫做被遺忘,我一直在跳舞啊!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舞者,對我來說名利的東西真的是很淡的。自己是否健康、是否能開心地跳舞,這才是最重要的。」

跳舞給了周書毅關於生命耐性的感受和思考,他說:「有耐性的時候你就會有energy,你就會有持續下去的想法。現在的耐性很容易lose掉,尤其是在快速的城市。」喬楊認為跳舞對她來說:「不但能使身體健康,也能使身心健康。在舞台上跳完的快樂不是一般人可以給你的,我很享受舞台。」

■《Almost 55 喬楊》

日期:2019年1月25至27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180、$250

查詢:www.ccdc.com.hk/zh

文:彭月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