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物

下一篇
上一篇

李創偉參與明哥派飯 助養兒童 舞林高手行善尋回簡單快樂

【明報專訊】李創偉俊朗健碩,能輕易吸引別人眼球;在社交媒體上,更不乏吃喝玩樂照片。驟眼看,他是不愁衣食的有錢仔。「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李創偉卻如此說。他是跳舞高手,除擔任舞室導師亦是職業舞蹈員和model,跟不少香港人一樣,以「四仔主義」為人生目標,希望盡早完成置業(屋仔)、買車(車仔)、結婚(老婆仔)和飼養寵物(狗仔)的理想,難得的是他投入善事,跟學生組團參與深水埗明哥派飯活動,不定期探訪老人院和殘障人士機構。

80後的李創偉(Catry),在屋邨長大,從小和父母姊姊一家六口同住。父母給他很大的自由度,即使家境不富裕,也偶爾滿足他買玩具買Game Boy的要求。在學校,他樂於當中游者;放學後,則跟鄰居同伴通處跑,或幫忙媽媽在菜檔看舖,在平淡安穩的日子長大,造就他隨遇而安的性格,遇上無傷大雅的小衝突,通常一笑置之,不會反對抵抗,選擇順其自然的方式去面對。

「年少時,有段時期跟外婆同住,我更能體會長輩的期望其實很簡單,便是活得四四正正、人模人樣已很不錯了。」當時,Catry已兼職model和跳舞掙取外快,「畀到少少家用」,後來他在電視台的跳舞比賽得到季軍,更讓婆婆以他為榮。

天性好動 習舞兼職模特兒

Catry的中學時代,正值日本潮流文化在香港的全盛時期,年輕人愛看日劇,男團SMAP、歌手安室奈美惠更是不少香港人喜歡的偶像明星。「那時很流行跳para para(源於日本的潮流舞步,以手部動作為主)。」天性好動的他,和朋友外出娛樂的其中一個活動,就是在遊戲機舖玩跳舞機,也因此令Catry對跳舞產生興趣。「剛巧大家經常流連的café,隔壁正是一間舞室,於是幾個朋友柴娃娃湊熱鬧報名,跟miss學跳Jazz。」

習舞數年,Catry開始有上台演出機會,加上外形不俗,他還兼職做model,替品牌拍宣傳廣告,曾參與香港電台電視節目《春風伴我行》拍攝。「在台上跳舞是很high的,像上身似的;無論在後台有多病多累,一出去總是精神抖擻。」

起初,Catry會不自覺迴避觀眾視線,漸漸地,他掌握到舞台節奏,不單習慣跟觀眾自然交流,亦跟台上拍檔產生默契。Catry自言頗享受這種和人接觸交流的互動,於是他在完成時裝設計課程後,在別人推薦下,成為一名職業舞蹈員,除了接job表演,他還在舞室擔任導師,指導學生習舞,強健體魄。「這一行講求人脈關係和建立信譽,所以我很感激那些願意在工作上向別人推薦我,或起用我的前輩。」

商業舞蹈活動,往往要在短促的時間內,完成排練準備。「若我接了一場籌款晚宴,要先跟導演或負責人了解晚會主題,以便設計和編排舞步,準備配樂和配搭服飾打扮。假如宴會以懷舊為題,我便可能編排社交舞風格的舞步,預備1970、80年代的流行樂曲和服飾。如果有嘉賓演唱,亦要預早跟導演溝通,安排現場怎樣走位,以配合整個活動流程。」

Catry覺得從Jazz開始習舞,有助他建立相對全面的跳舞技巧,在表演其他種類舞蹈時,更容易適應和上手。「一般宴會或商場活動,我們往往只有一兩天,甚至更少時間預備,所以跟拍檔建立工作默契,十分重要。」

擔任舞室導師,亦是Catry的主要工作之一。學生的年齡層遍及中學生、辦公室白領,以至退休人士。他說前來報名習舞的,多是希望透過運動減壓,放鬆心情,又或鍛煉肌肉伸展,強健體魄。至於教學內容,除了配合他們的程度和要求外,原來也跟當時的潮流文化扯上關係。「現時韓風盛行,便有多些學員想學K-Pop風格的舞步。」Catry自認是一個嚴格的導師,在個多小時內,能跳多久便跳多久,用盡課堂時間練習。「有個跟我練舞十多年的退休人士,早前跟我說在外地旅行潛水時,只需要消耗半支氧氣瓶!可見她習舞後體能極佳,心肺功能也相當好。」他笑道。

在社交媒體上的Catry,不是分享美食,便是四處旅行,或是在表演和做model時拍下的工作照。剛過去的10月,他便去了南美洲秘魯旅行。相片中的他,不少是突顯他健碩身材的造型照。「Instagram和facebook的確是一個很好的宣傳平台,客戶多透過它們來認識我,找我casting和拍廣告。」在IG上擁有4萬多粉絲的他如此解釋。「現在,我會視它們為發揮自己影響力的渠道。

那現實中的Catry是怎樣呢?他的日常行程,一般是根據學生的book堂狀况,往返舞室上課。很多時候,課堂編排在周六日的上午,又或是在平日的晚上,連續2至3節。而登台表演或廣告model這類非恆常的工作,便安排在每周課堂之間的空檔。為了保持身形,他盡量維持每天健身2小時,飲食方面,即使毋須戒口,也時刻注意食物分量和營養比例。

Catry的目標是上車買樓,置業安居,興趣是趁年輕時環遊世界。「下一站,我想去印度。」他每月將收入六成儲起,在個人努力加上家人支持下,終在三十而立之年,成功在香港置業。

與舞蹈學生籌款、探訪老人院

教舞多年,Catry慶幸自己有一群長期跟自己習舞的學生,建立亦師亦友的關係。2010年,工作漸趨穩定的Catry,跟學生分享做善事的想法,當時中秋節將至,於是衍生出訂製月餅義賣籌款的方案。「義賣反應很好,月餅在朋友間已一掃而空。我們將善款捐往慈善機構,讓對方在內地支援村民興建水窖。」這次經驗,讓他察覺自己有能力連結力量,影響別人。漸漸地,「中秋做善事」成為Catry和學生之間一個傳統活動,大家更自發組成行動小組,義務分擔行政和聯繫的事務。多年來,Catry和學生除了每年舉行籌款活動外,還組團參與深水埗明哥的「北河同行」派飯活動,以及不定期探訪老人院和殘障人士機構。

4年前,Catry透過香港世界宣明會「助養兒童計劃」,分別助養來自孟加拉和印尼的一男一女。他亦間中替慈善機構舉辦的活動擔任義務排舞導師,教小學生舞步,讓他們上台公開表演。今年7月,他更參加助養者探訪團,親身前往印尼雅加達,探望他那11歲的助養小朋友Lily。在4日行程中,Catry走訪當地幾個社區,了解捐款如何幫助村民建立自立自足的生活。除興建學校讓適齡學童接受教育外,亦建設衛生設施改善居住環境,以及凝聚當地婦女,教授她們各類生活知識,例如理財儲錢、烹調營養食物和耕作技巧等。

行程其中一個重點,是Catry跟助養小朋友及其家人的聚會。透過翻譯人員互相了解和分享生活狀况。「猶記得Lily問我:『為什要幫助我們呢?』」我回答:『學習知識是很重要的。在我成長的過程裏,曾有很多人給我機會學習,所以我也希望你努力,將來有機會幫助別人。』」

「我印象最深的,是大家彼此認識,人和人之間聯繫很強。宣明會更特別訓練那些婦女,學習怎樣勸喻在街上流離浪蕩的孩童回校上課。」而他自己,更在跟一群小朋友遊玩時,在他們身上重新體會兒時那份「簡單直接的快樂」。

「當時他們在玩遊戲,望到我在旁站着看,便主動拉我加入。」起初,大家只是隨意地轉圈,Catry一時玩心大發,一句「Follow me」,便領着小朋友跳起簡單的舞步來。現場氣氛一下子熱鬧起來,最後,連在場的成人也被感染,紛紛加入參與跳舞。「香港人一般比較內斂,動幾下便停下來,他們或許覺得我這樣投入很有趣吧。」Catry笑道。「當地村民雖然貧窮,資源不多,但我肯定他們比香港人生活得快樂。」

對Catry而言,這是一趟大開眼界、發人深省的旅程。「我是普通人,做的不過是冰山一角,但大家只要不太計較,願意多做一點,肯定能成就些好事情。說不定有天我會在東南亞落腳,開設跳舞學校教小朋友呢!」Catry道。

■後記

多做一點 成就好事情

「我不是明星,沒有知名度;更不是有錢人,沒辦法捐很多錢。」以往曾有人質疑他做善事的動機,「跳舞就跳舞啦,搞咁多野做咩吖」,但他認為自己不過是在忙碌的工作當中,運用個人專長和影響力,抽空做一些能力所及的事情,藉此回饋社會。「我做的不過是冰山一角,但大家只要不太計較,願意多做一點,肯定能成就些好事情。」Catry和他的跳舞學生在思考如何將慈善活動搞得更具規模,「我在想能否設計些適合長者的簡單舞步,讓大家在探訪時玩得更投入盡興呢!」

■給香港的話

「盡己所能,關心身邊的人;少點怨氣,便能尋回簡單純真的快樂。」

■Profile

李創偉(Catry)

80後;身兼多職,除了是舞室導師、職業舞蹈員和model外,還是狗主。8年前,開始運用自己的專長和影響力,做好事回饋社會。

印尼探訪(圖)

感謝信(圖)

舞蹈演出(圖)

公仔收藏(圖)

文:陳芷寧

編輯/廖偉龍

美術/謝偉豪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