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未來城市:住家分享 有需求有貢獻 禁Airbnb不如納入規管

【明報專訊】最近,香港劏房成為旅客景點,說明旅客其實不止想看一國一地最光鮮亮麗的畫皮,反倒想了解當地人的真實生活。

讀到這樣的故事,來自美國的廣告人Kevin Lynch 3年前在香港展開Yearbnb挑戰,一年間只租住Airbnb上的出租房屋,以了解香港的居住環境,於是他在香港度過162個夜晚,睡過60張牀,包括梅窩牛棚改建而成的房子、在愉景灣泊岸的私人遊艇、從天而降的牀鋪機關……不過,Kevin日後或許沒戲唱了,因為立法會現正審議《旅館業 (修訂)條例草案》,一旦條例通過,不僅無牌旅館的房東會被檢控,連租客亦要負上刑責。

反觀日本,眼見房屋空置率高企和旅客短租需求增加,在今年6月15日實施日本住宅宿泊事業法(簡稱民泊新法),讓短租合法化。

日本民泊新法 申請只需兩周

在漫天楓葉的深秋,記者住進東京新大久保一棟3層高的木屋中。下午5時天色昏暗,仍能看到大門貼有A4大小的民泊登記證,甫進和室,雙腳隔着襪子亦能感受到木地板的寒意,房間之中,日本火災警報器在黑夜裏散發紅光。躡手躡腳步上3樓,樓梯旁貼上「根據日本條例,旅客不允許使用三樓」的告示,餐桌上有一本印有中日英三語的厚厚指引簿。

喜歡出租房子交朋友

「民泊新法規定旅客若住木做的房子就不能到3樓,因為擔心逃生困難,而鐵骨做,即是鋼筋水泥興建的房屋即沒有這個規定。但每個房間都要有逃生指示燈、煙霧報警器、火災警報器,超過兩層的房子要設備有線的火災警報器,按一下就會整棟房子的警報器都叫起來。我有一棟4層樓的房子,單是這些消防設備就花了150萬日圓(約10.4萬港元)。」上海人陳小姐10多年前嫁給日本丈夫後,搬到東京定居,她現時是兩間房子的Airbnb房東。「我很喜歡出租房子,因為可以交到很多朋友,我現在有20%客人是單身日本年輕人。」

「民泊新法申請其實不太複雜,如果材料齊全的話,大約兩星期就會通知你來房子檢查。檢查後3、4天就可以獲得許可證,我那時候7月中申請,兩星期就完成申請了。最麻煩的是我是外國人,要去拿一份公證書,證明我沒有犯罪和破產,如果是日本人就不用。即使房子不是自己的亦能申請,只要拿到屋主的簽名授權書。」經過民泊新法登記後,她將房屋租金加價20%,「現在我們一年只能做180天,如果不加價就不能夠生存」。

條例準備到實施花3年

日本由準備到實施條例經過3年時間,Airbnb日本公共政策部門對外關係負責人長島淳史解釋,日本政府在二○一五年六月第一次提出要訂立法例,及後邀請旅館辦業者、不動產關係專家、法律專家、都市規劃專家、觀光學專家等業界人士多次開研討會檢討新法案,直至二○一七年六月眾議院通過法例,正式合法化短租,並在今年六月十五日正式實施。

長島淳史指出條例主要有4個規定,包括屋主必須向地方政府註冊登記並取得登記編號、民泊每年只可以營運最多180天、屋主如果不與旅客同住就要透過物業管理中介公司登記,以及必須製作住房名冊,租客要提供護照相片、電話等資料。「登記不收錢,不過屋主要達到一些基本條件,包括房屋要提供衛生、噪音設備、特殊情况如投訴的應對方法、旅客名單和指示標籤等,相信需要一定程度的投資。」在條例下,公營住宅達到申請條件也可以成為短租屋。近半年多了一些大型樓盤成為短租房源,因為有一些不動產發展商開始與網上旅遊住宿平台合作。

前總務大臣:共享經濟比建大橋好

日本前總務大臣、《地方消滅》作者增田寬也指出,民泊新法通過的主要原因是國民危機感,「日本人口急速減少,出生率低只有1.43%,而鄉村的年輕人都跑到東京來,鄉村人手不足,託兒所不足,年輕人結婚也不敢生小孩。因此,二○一四年政府推出地方創生,要活化鄉村,在東京以外地方創造工作機會,而民泊新法亦應運而生」。加上,日本有800萬間空屋,空置率超過10%,開放這些空屋的需求迫在眉睫。

設出租上限 免打擊酒店業

究竟要如何令傳統酒店業界支持民泊新法?增田寬也指他們就是靠與業界多番溝通,決定設立180天出租上限,以免嚴重打擊傳統酒店業,「日本一直存在旅館業法,不過以前有一個灰色地帶,就是有一些旅客本來就不喜歡住在酒店或旅館,而是選擇民居。新法只是令曖昧不清的條例清晰,其實酒店都清楚即使沒有新法,酒店亦不會多了生意。反而,我們要說服傳統業者和新營運者一起令觀光人數增加,大家的生意亦自然會增加」。

「與其興建港珠澳大橋倒不如推動共享經濟,當然大橋有它的效果,不過推動共享經濟更能夠活化香港。」他豪言香港和日本一樣面臨高齡化的問題,因此讓長者短期出租自己的房子,是令到老人家更活躍,對社會有貢獻的方法,何樂而不為?

香港監管 亞洲最嚴

「香港對短租的監管在亞洲區內是最嚴格的。」Airbnb台灣及香港公共政策總監蔡文宜(Gina)慨嘆。一九九一年實施的《旅館業條例》規定,只要向任何人收費提供住宿就要申請酒店或賓館牌照,否則一經定罪可處以罰款20萬元和監禁兩年,而現時正在立法會審議的《旅館業 (修訂)條例草案》則建議進一步提高罰則,罰款最多50萬和監禁3年,更加入租客都需要負上刑責的條款,同時降低檢控門檻,只要在網上蒐集廣告就可以入罪。

擬修例改罰則 租客需負刑責

「《旅館業 (修訂)條例草案》在4年前做過公眾諮詢,不過4年前和現在的狀况完全不同。所以我們希望立法會重新做一個公眾諮詢,把現在新形態的住家分享列入考量。二○一四年公眾諮詢時,Airbnb有送計劃書進去,但沒有被納入政府考量。」她希望政府可從3方面考慮,包括現在香港只有旅館、賓館和度假屋3種牌照類別,是不是要有其他類別呢?例如住家分享。現在香港賓館平均申請時間需要大概450天,以符合消防檢查等需求,是否可簡化賓館申請程序呢?是不是應該乾脆規管發多少張民宿牌照或限制人頭數呢?「例如柏林,如果只出租一間房間不受規管,但如果是全空的屋只能出租90天,因為怕租屋者租不到屋,香港政府亦可以參考。」

60萬使用人次 房源不足一萬

Gina指出外國旅客來香港住Airbnb的需求很大,在二○一七年十一月至二○一八年十月間,有130萬人次的香港人在海外使用Airbnb,亦有60萬人次全球旅客在香港使用Airbnb,但過去一年香港只有5100名房東提供9900個房源,二○一七年Airbnb旅客對香港經濟貢獻達到26億港元 ,包括房東收入與房客在香港的其他花費。「明白香港有房屋不足問題,但不敢說是出租整間空屋,你或許有沙發或牀是空的,而且香港很多人有regional role,常常要出差,所以討論住家分享是說如果你不在香港可以放租,不是完全空的屋子短租,香港政府可以考慮限制天數。」

他們現時在香港發起網上聯署,希望政府聽見民間對短租民宿合法化的聲音,同時與民政事務局磋商,並在找尋一些意見領袖,包括行會成員以及立法會議員討論,嘗試闖關。「比較沮喪的是香港跟台灣的立法程序不一樣,香港只有行政部門可以提出修法,立法會不能提修法,只有單一管道可以溝通,所以難度會比較高。可以理解主管機關從安全性的考量,還有他有他的擔憂,我們都可以理解。不過,現時要完全廢除出租民宿的政府,沒有一個成功。既然不可以禁止,為何不納入規管呢?」

【短租篇】

文//彭麗芳

圖 // 法新社、彭麗芳、Airbnb提供

編輯 // 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